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 > 第118章

第118章(第1页/共2页)

顾铮今天状态不对, 秦玲玲算是感觉到了,她笑了笑,忍不住问道:“你该不会是听到什么不好的话吧?”

顾铮的沉默,让秦玲玲明白,他还真的是因为这事情而觉得亏欠了自己。

她无奈笑道:“你别这样, 我没事啊!那些事情都是他们胡编乱造的, 又不是真的, 你这状态怎么感觉像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或者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的状态?”

“我没有。”顾铮连忙说道, 又加一句, “你也没有。”

“既然你相信我,我也相信你,就别为这点小事烦恼了, 今天过后,应该没谁敢随便说话的。”

秦玲玲把他拉着坐下, 又给顾铮倒了水, 把今天自己怼王娇等人的事情跟顾铮说了。

顾铮听完,却沉默着。

在他看来, 自己连这么小的事情,都帮不上忙,还要媳妇自己解决, 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她了。

看他脸上跟吞了苍蝇一样难受的表情, 秦玲玲连忙伸出手, 在他的脸上捏了捏, 揉了揉,本来严肃正经的脸,顿时变成鬼脸,有趣的很。

看他这个样子,秦玲玲一个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起来,“你愁着一张脸太丑了,赶紧给我开心点,就这么点事情,就把你气成这样,没必要好不好,赶紧给我笑一个。”

顾铮看着她,半晌才从嘴里说出四个字,“笑不出来。”

“那也要笑,我命令你笑。”秦玲玲假装一脸严肃,末了又拉着他的手撒娇,“赶紧笑啊,不然我这心情可要不好了,这事情都解决了,加上就几个爱说是非的随便说说,你还能当真似得一样生气,你是不是太傻了?赶紧给我笑笑。”

最后,顾铮在秦玲玲的多次要求下,还是挤出了个笑容,只是这笑容显得有些难看了,不过对秦玲玲来说,却是高兴的。

她搂着顾铮的脖子,笑着说道:“你啊,不要再去为那些人生气了,又不是多大的事情,我又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你既然相信我,就更不应该生气的,看着吧,会有人替咱们收拾他们的。章家什么样的人家,也轮得到他们胡乱编排?”

秦玲玲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心人故意的,王娇那脑子可能做不来这种事情,也就是善妒容易生气的草包,就算看见了,也最多嘴里骂两句,绝对不会到处宣扬告诉别人的。

那么,不是王娇,还有谁呢?

在这里也就住了一两个月,和很多人不过是简单的见过面,可达不到拉仇恨的地步,就一个王娇起过一些争执,她没这个能力,又还有谁呢?

秦玲玲问道:“你说,会是谁做的这事?连章家他们也敢胡乱编排,也不怕?”

顾铮哪里想的到,不过却还是说道:“你别担心,我会找出这个人的。”

对顾铮要揪出罪魁祸首,秦玲玲倒是没有阻拦,“反正你别生气就行了,不是什么大事,有些人只是安逸太久,没事干而已。

顾铮点点头,但是心里还是憋着一股子气,不舒服。

他心里想了什么,秦玲玲还是知道一些的,当即说道:“行了,别再想了,来帮我做饭吧,既然早回来,就帮我做家务。”

顾铮点点头,看天色还早,说道:“那我出去找点柴草回来。”

秦玲玲想了想,应道:“那也行,不过记得看着点时间,饭菜很快做好的。”

“嗯。”

出了屋子,顾铮刚才还看起来轻松的表情,顿时又恢复了凌厉严肃。

他并不高兴,甚至很生气,生气别人会去攻击他的媳妇。

两人也从不做害人的事,可偏偏却有人见不得他们好。

顾铮知道,因为他还是不够强大,才会有人欺负到玲玲头上,如果他强大了,那些人就算看在他的身份,也会忌惮一二分,不会说那些子虚乌有的事情。

第二天顾铮离开没多久,秦玲玲家就有人进来的。

这些人都是来跟她道歉的,说自己不该乱说话乱讨论这些事情,还带了东西上门,看着倒是诚意十足。

特别是王娇,此刻再看秦玲玲的时候,心里有些发怵的,她想起昨晚她家男人睡觉跟她说的话。

“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会给咱们家惹来多大的麻烦?你以为顾铮真的是因为沈营长喜欢他才能当上连长的吗?那是顾铮有能力,才能坐上那位置,你男人我没能力,我就算不甘心,但是我也服气,他当连长,我服气,我能力的确不如他。”

“而且,不只是沈营长欣赏她,连咱们团的团长还有政委那些领导,也对他赞赏有加,一个不是从军校出身的男人,能做到现在这位置,你以为靠幸运,靠关系吗?全靠他的能力。看着吧,不用几年,他可能就不是连长了,没准是营长团长,以后还是司令,你得罪他媳妇做什么?人家跟你无仇无怨的,你这不是给我没事找事吗?”

王娇听这话,吓的不轻,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她男人说起顾铮的事情。

她嘟囔着,“我这不是生气吗?之前都说你能升为正连长,可突然变成了别人,我怎么知道?”

“现在知道了?我不让你去巴结人,也不是让你去得罪人的,这部队谁都别小看,谁知道以后别人变成什么样?咱们做好自己不就行了吗?你这么闹,真闹大了,到时候我这还要不要在部队混了?要是真弄出了事,到时候你男人这前途都被你毁了。”

王娇越听越害怕,也顾不得怨恨秦玲玲,只觉得这事情可怕的很,要真如她男人说的那样,秦玲玲家的男人以后大有作为,那现在她做的这些事情,要是秦玲玲记在心里,没准以后还得给她小鞋穿呢。

王娇本来就是个欺善怕恶的人,当即不敢再想怎么怼秦玲玲膈应对方,只想赶紧得到对方的原谅。

所以,今天一大早,她忙完之后,就带了点东西过来道歉,只求秦玲玲原谅自己昨天的那番糊涂话。

她今天是带着十足诚意来的,手里篮子还拎着鸡蛋。

不只是王娇,其他人也都带了东西,要么是青菜,要么是水果,没敢空手的。

看着一个个小心翼翼的道歉,秦玲玲最后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却没有要他们手里的东西。

对秦玲玲来说,这些人都不是什么大恶人,人本性都这样,就算是她,也有大大小小各种毛病的,只是有些人会把这些毛病放大,甚至做出伤害人的事情,但是说他们是恶人吧,也不算,就是普通市井小民而已。

而现在,人家都给了台阶,秦玲玲也不可能揪着不放,正的和这群人为恶,因为没必要。

“这吃的喝的,你们拿回去吧,我家都有,就不需要了。”秦玲玲说道,声音淡淡,说不上生气还是不生气。

大家捉摸不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们这些人对秦玲玲也是不了解的,也不知道她这算是气消了,还是暗搓搓的有什么办法对付她们,毕竟昨天她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了,不会简单的放过他们,这不,一个个在自家男人教育下,加上昨天秦玲玲说的那些话,自然不敢再乱来了。

看他们还不想走,秦玲玲只能继续驱赶。好半天才算把人都赶走了。

等人走了,王兰才过来,看着走远的王娇等人,询问着屋里头的秦玲玲,“他们都来干什么?还想欺负你?”

刚才王兰在伺候小宝,倒是没时间出来,只听到隔壁有人说话。

秦玲玲笑道:“哪能啊?他们来道歉的,带着鸡蛋黄瓜菜什么的来道歉。”

“真的?”王兰有些不敢相信,要知道之前他们可不是这样的。

之前这些人背地里说的时候,可就算她过去,也不过是不敢乱说,她转身了,这些该说还是会说。

“难道昨天你说的话,让他们怕了?”王兰说道。

昨天王兰到了后头才过来,那时候秦玲玲都说完了,王娇他们都要走了。

秦玲玲想了想,点点头,“大概我的话也有点震慑的作用吧,毕竟我和章三哥也没有什么,这罪名要真被他们扣下来,他们诋毁的可不只是我一个人,还有章家。”

王兰是知道秦玲玲去了城里见过章家人之后,很幸运的认了两个老人做爷爷奶奶,所以章家的其他人,也算是她的半个亲人了,那一声三哥,叫的却没差。

王兰点点头,“你早就该这么做了,这样他们也不用那么嚣张,整天背地里说人闲话。”

秦玲玲连忙把王兰请进屋里坐着,“屋外头着。”

“嗯。”王兰说着,用手扇风,一边扇风一边说:“这几天小宝一直喊着热,晚上都整天翻来翻去的,这小孩子火旺,就是睡不好,唉,这热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呢。”

秦玲玲点点头,又说道:“要是实在热,你不如买个风扇吧,有风扇孩子能凉快点。”

秦玲玲也热,不过还没到那种地步,她就是中午要更热一些,一热她就去找凉快的地方纳凉就行了,到了晚上,晚间的风一吹,屋子也清爽了许多。

别看顾铮冬天的时候暖烘烘的,到了夏天身上凉凉的,很舒服,黏着他,自己都没那么热了,窗户开着,到了后半夜的时候,她还会想要盖被子。

王兰点点头,“风扇是要买的了,再不买这孩子坐不住。”

王兰说着,说到自家闺女沈朵。

沈朵现在又到暑假时候了,王兰说,“我过几天就回老家,到时候帮忙农忙,家里自留地还有不少粮食要处理,我公公婆婆那些肯定没有空处理的了,忙完农忙,还能把朵朵借过来住上几天。”

王兰说到这个,秦玲玲也觉得自己差不多要回小顾村了。

她来部队也有两个月了,也不知道瑶瑶他们在家怎么样,这信也没写个过来,自己写了一次信回去,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了?

这个时候也是要农忙了,先是收了花生,然后水稻,再然后黄豆番薯等。

这一农忙啊,就基本是连着的,到时候晒稻谷,晒花生,那边又开始犁田下秧播种,人忙的晕头转向的,这饭菜都是吃饱一会就继续忙,有时候田地太远了,干脆在田埂随便找个能纳凉的地方随便吃饱就成。

过了两天,王兰就回老家了,临走到时候,来跟秦玲玲说了声。

秦玲玲晚上的时候,也跟顾铮说了这事,虽然自己才来部队两个月,但是家里那边也到了农忙了,她想着自己现在也就是看书学习,还是该回去帮帮忙,怎么说这个家里也有她的一份,她自然要帮忙。

顾铮倒是毫不犹豫的点头,“嗯,是要回去的,那我看看哪天有空,陪你坐车去。”

他是知道秦玲玲坐车容易晕车,加上一个女孩子家在外面,他总是不放心的。

秦玲玲本想说不用的,这样太麻烦了,但是又是顾铮的一番心意,不可辜负。

“那你就看看有没有时间,没有的话,我自己回去也是可以的。”

这几天,其实不只是王兰回老家去了,好几个军嫂都回家帮忙,军嫂里头,大多数出身在农村,只有少数是城里的姑娘,留在部队没有回去。

第二天顾铮很晚才回来,告诉秦玲玲,他争取到了明天半天的时间,到时候送她去坐车。

“嗯,好。”

“东西收拾好了吗?”顾铮问道。

“嗯,基本收拾好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玲玲还在为昨晚的劳累在睡觉,顾铮先起来了。

轻手轻脚的走入才厨房,他烧了柴,在锅里加入米和水,准备煮个粥。

秦玲玲醒来的时候,就闻到一股子米香味。

眼睛有些困难的睁开,她打了个呵欠,看房间四周没人。

揉着眼睛,她赤着脚一路走到了厨房门口。

只见顾铮正蹲在地上烧火。

“怎么不坐着凳子,蹲着不难受?”秦玲玲问道。

他旁边就有一个小凳子,她向来喜欢烧火的时候坐着。

顾铮回头看了她一眼,又看向身旁那弱小的小凳子,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凳子有点小了,我怕坐下去把它坐坏了。”

小凳子是秦玲玲做的,用竹子削成一块块的竹片,再慢慢钉好的,用心良苦,顾铮舍不得把它坐坏了。

秦玲玲哭笑不得,“我坐的凳子可没那么脆弱,你坐着吧,没事的。”

顾铮点点头,但是却没坐,而是起身看了眼锅里的粥,用勺子搅拌搅拌,见粥都煮的差不多了,说道:“先刷牙洗脸,粥好了,我先盛起来,你去刷牙洗脸。”

“哦。”秦玲玲应了声,又回房间穿了鞋,再出来,到厨房拿她的牙刷和牙膏。

走到顾铮跟前的时候,秦玲玲突然双手伸了出来,从身后勾住他的间肩膀,双脚跨在他腰上,故意在他耳边低语道:“是不是现在就舍不得我了?”

“嗯。”顾铮毫不犹豫的说道,大手将人直接从后背转换到面前,双手托着她的屁股,靠的很近,声音故意压沉的说道:“你确定现在要勾我?”

他的声音带着威胁,眼底里像是闪着绿光。

秦玲玲被他的威胁吓的连忙要逃,可大腿绕着屁股上的那双手,却紧紧的箍着,“怕了?”

“谁怕你了,我这不是要刷牙吗?”

“刷牙可以,不过先亲我一口。”

看他如同个孩子似得讨亲,秦玲玲嫌弃道:“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无赖,一肚子的坏水?”

“我没有。”

“我这还没刷牙,臭着呢。”

“不臭。”

被他“威胁”着,秦玲玲还是认命的亲了他一口,这才被放开。

顾铮担心粥烫,秦玲玲烫着了,干脆用水盆装了点冷水,然后将碗放进去,冷的要快一些。

等秦玲玲刷牙洗完脸进来,只看见客厅的桌子上,两碗粥放在水盆里。

看他那么贴心,秦玲玲主动献吻,以资鼓励。

夫妻俩笑笑闹闹,这才准备出发去坐车。

临走的时候,顾铮将切好的姜片递给秦玲玲,说道:“姜片拿着。”

“嗯,好。”

虽然顾铮说送,但是也只能送到镇上看她坐车去县城。

一路上,顾铮都在嘱咐秦玲玲,要怎么怎么小心,在家里别太累,家里有他养着,她就当作是回去玩玩就好了。

秦玲玲一一应下,要不是隆镇车站里头还有人,她还想送他个吻。

最后只能是在汽车上向顾铮挥手,让他好好照顾自己。

秦玲玲回家的事,小顾村的家里没人知道。

这时候农忙已经开始了,那些先种下的花生稻子已经开始收割。

秦玲玲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黑了,到处都是虫子在叫着。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