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 > 恶人自有恶人磨(一)

恶人自有恶人磨(一)(第1页/共2页)

看着秦玲玲出来, 张花气不打一处来, 急急忙忙上前,张开手就要朝着秦玲玲脸颊而去。

“你这死丫头……”

她没把人打到,而是直接被秦玲玲躲过去了。

秦玲玲退开之后,直接喝道:“你干什么?”

“呵, 我干什么?秦玲玲, 你看你干的什么好事,你居然没跟家里商量,你嫁人了,你想上天是吗?你爸把你养的那么大,不是让你这么反骨的。”张花说着, 就要去拧秦玲玲的手臂, 可秦玲玲又不是傻子,更不是包子, 她上前, 她则直接退开。

“我嫁人关你什么事?你是我妈吗?”

这话一出, 隔壁的婶子就看着张花, 不解问道:“你之前不是说是秦知青的妈吗?怎么, 还不是吗?”

虽然人是这婶子带来的, 但是她也是听说是秦玲玲家亲戚,才指了个路。可如果不是的话,就不能随便留在这里了。陌生人还是不能到村里的。

张花被一问, 撑着她的眯眯眼, 骂道:“后妈不是妈吗?我嫁她爸了, 她妈死了,我可不就是她妈吗?”

一旁的秦玲玲却冷笑,“你都说了,我妈去世了,你还想当我妈,那你是死了吗?”

“诶,你这怎么说话的?哎呦,看这孩子,多没良心的人啊……”

张花趁着两人一个不注意,直接往地上一坐,就哭嚎起来。

这正是大下午的,村子好些婶娘嫂子带着孩子在家,听见这声音,都纷纷的跑过来看着这一幕。

只见张花坐在地上,不停的瞪着她那两条不安分的腿,大喊着,“没良心哦,没良心,没见过那么没良心的闺女,不管爹妈死活了,自己偷偷嫁人,好不容易来看她一趟,居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大家都来看看啊,养她那么大,吃的喝的,还供她读书,现在倒好了,没把家里人当亲人了哟……”

张花越喊越响亮,这喉咙就像一个天然喇叭,别看顾家住的位置和人群要远一些,但是一个个都听到这声音了,都跑来看个热闹,手里还抱着或牵着个孩子,要么手里还拿这针线在布呢。

秦玲玲也不怕她嚎,她恨不得人来的多点,让人好好看看张花这恶心的面目。

她以为李大妮那种只为自己亲生儿女而不管养子养女的死活,已经够极品的,可现在想想,眼前的张花更极品一些,李大妮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说到底血缘使然,她都为自家儿女着想一些。而张花,是直接要把原主当不值钱的货品,在可以丢弃的时候就丢弃到乡下,在想能利用卖出去的时候,就卖,行为根本没有半点人情可讲。

人来的越来越多,有人和秦玲玲关系好一些,靠近一些,忍不住问道:“玲玲,这是怎么了?这人谁啊?”

“后娘。”

张花正嚎的大声,但是她却时刻注意着秦玲玲的举动,听到那称呼,大喊着:“后娘怎么了,后娘就不是娘了是吧。”

她一边说还一边恨恨的指着秦玲玲,“你这个没良心的,你妈走了之后,这些年还不是我这个当后娘的照看你的吗?你怎么能那么没良心,好不容易给你弄了回城的资格,你说不回城就不回城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多辛苦给你弄来这个回城名额,可你倒好,不回城就算了,还嫁人了,你通知过我们吗?在这里是想着翅膀硬了是吧,就可以随便嫁人了是吧?大家伙你们都看看,看她这人像什么样?我们做这些,不都是为了她吗,她倒好,完全不管家里死活,现在她爸被工厂裁员了,她哥也没工作,一家人喝西北风呢……哎呦,我可怜的哟……”

张花骂的正兴,其余的人也因为她的话,而狐疑的看着秦玲玲。

毕竟秦玲玲当初户口是直接割到了农场,结婚也不用走家里的程序,倒是省事的多,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下乡知青,不管男女,婚姻的事情,基本自己做主。

而自己做主的婚姻,有时候没有家里人帮忙掌看,也未必好。

当然,秦玲玲嫁给顾铮,在以前大家看来,是不大好的,毕竟顾铮就顾大顺山里捡来的孩子,虽然是个当兵的,但是这一年到头不着家,未必是个好婚姻。可后来,大家又觉得,秦玲玲嫁给顾铮是不错的,顾铮是个好孩子。

可为人父母的,想到自家闺女结婚都没跟家里人说一声,想想也会有些心寒的。

这不,一个个为人母或者初为人母的,听着这话,自然觉得秦玲玲这事做的不厚道。

张花继续的嚎着,越说越多,反正说来说去,都是秦玲玲的不好,家里人为了让她赶紧回家,结果她倒是不识趣。

张花说了大半天,可没有想到,秦玲玲依旧站在那里,无动于衷,这脸色就没变过。

心下骇然,这死孩子这是怎么了?感觉怎么跟换了个人似得?要以前,她还没开始哭呢,她估计就怕了,可现在喊了大半天,这周围的人看她眼神都不同,她倒好,却无动于衷。

只见秦玲玲冷冷的看着她,突然笑了起来,“是啊,你们对我可真好呢。我妈去世之前,是厂里职工,一年到头有不少钱和票,都给我攒着,还有存折呢,可存折让你拿走了吧,那么多钱,花在我身上也没多少,全都被你们找借口拿走了,你们说是为了养活我,吃喝要钱,我也没话可说,哥哥妹妹吃肉,我就吃青菜,我妈这些年攒的钱不少吧,养活我一个,绰绰有余,可钱呢?你藏起来了,给你自己的儿子用去了。”

“这就算了,一家人嘛,不计较那么多。政策下来,让你儿子去下乡当知青,你们说儿子是宝,让我代替你儿子下乡,好让你儿子留在城里吃喝享福。”

“这也算了,就当我欠了你们的,还了就是。可我下乡之后,你们千辛万苦找人找关系把我弄回城去,可不就是想把我嫁给一个残废的男人当媳妇吗?你们可真是我的好爸妈呢,直接把我往火坑里推。”

秦玲玲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顿时一惊,眼睛瞪的老大的。

最开始来的那位文婶,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张花,又看看秦玲玲,“玲玲啊,这事是真的啊?”

“文婶,我这要是有半个字假话,我就天打雷劈。后娘,你自己说说,是不是这么回事啊?”

张花一噎,没想到秦玲玲居然还知道他们要把她嫁人这事。

这事他们谁都没说,自家和厂长一家知道而已,想着先把人弄回城,到时候让她嫁给厂长家的儿子,顺理成章,就算秦玲玲想反抗,也是反抗不了的。

再说了,厂长家的条件也不差,就算儿子是残废的,至少吃喝不愁,不正好让她过上好日子,不用在农村下地上工吗?

可张花这举动,却让本身偏向她的人,瞬间转向了秦玲玲。

都是做母亲的,和男人比起来,带着孩子的时间更长,也更疼爱着自己的孩子,特别是家里有闺女的,自动带动一下自己的闺女。

要是自己辛辛苦苦攒了那么多年养孩子的钱,自己死了之后,这些钱却被另一本女人拿去给自己的儿子,自己的闺女饿着渴着,到头来还被喊去下乡受累,现在又要把人嫁给一个残废的男人,那他们就算是死了,都要从泥里爬起来,好好的找这些人算账。

人群中,文婶第一个指责道:“你这做后娘的也忒不厚道了吧,这自己闺女是人,别人闺女就不是人了吗?拿别人亲妈留着的钱,居然还做了那么多缺德的事情,你就不怕遭报应吗?”

“就是,就是,你也有孩子啊,你这么做,以后别人也会这么对你。”

“要让我知道,谁给我闺女吃苦,还给找了个残废的男人,我就算死了,也要从地里爬起来找她算账。”

“对,你也不怕睡觉做噩梦,玲玲妈来找你,可真是个恶毒的后娘啊……”

“就你这样也好意思来,你真是讨人厌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接指责着张花,仿佛代入了秦玲玲亲妈的角色,看着张花就讨厌。

张花也没有想到,秦玲玲居然会这么说话,她平时不是最不会吱声的吗?她说什么,秦玲玲就做什么?就算不乐意,这不还有家里的老头子吗?

她一张老脸被人骂的多了,也红了,当然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她指着面前一群人,喊着道:“你们知道什么,净听她瞎说。”

秦玲玲笑道:“好,那你说说,是什么样的,你可别说,做这些都是为了我好吧?”

“我……”张花一噎,可还是哽着脖子说道:“秦玲玲,你这做人说话要有良心啊……我这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你别狼心狗肺啊,我是不如你亲娘,但是我这些年,没短你吃喝吧?”

“是啊,拿着我妈留给我的钱,给你儿子买肉包子,再给我两个馒头,说这都是你买的,说的像是花你的钱似得。还有你让我嫁给厂长残废的儿子,难道又是为了我吗?”

秦玲玲刚说完,众人又指点道:“你这当后娘当的太不厚道了吧,这么欺负人秦知青,可真恶心啊!”

“就是,要是我女儿被你这样的后娘欺负,我非打死你不可。”

“那可不……”

张花脸色一黑,不耐烦的朝着骂她的人吼道:“你们懂个锤子,我们老秦家的事情,轮得到你们插嘴吧!”

众人被骂了一下,倒是不敢吱声了。

张花看着秦玲玲,“秦玲玲,我们那样,还不是为了你好吗?好过你留在这农村里,你看看你嫁的都什么人家啊?这破烂屋子,还没长假那厕所大,你说你住在这里,你能干什么?吃不好穿不好,我和你爸还不是心疼你,弄了那么多关系,把你弄回城里去享福,厂长家儿子也没说你的那么不好吧,人长的一表人才,就是这腿小时候生病没好完全,又不是整个人都残废,而且他家日子好,肯定不会亏待你的,你日子过好了,这点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

想当初听说工厂要裁员,她多担心啊,担心自家丈夫和儿子没工作,这才想到这个注意的,反正秦玲玲也没定亲更没嫁人,这在乡下当知青肯定不如回到城里当有钱人家的儿媳妇来的好。

这么一想,自己觉得这不是给她挑了个好家庭吗?难不成真要嫁给那些没钱劳累的人,那到时候就算嫁的是好好的一个人,也迟早被没钱贫穷的生活折磨的不像样。

张花觉得,自己都是为了秦玲玲好啊!

想当初,前头丈夫出事了,被抓到偏远地方劳.改蹲牛棚,家里的家产所有东西都被封了,她和儿子过的那就不是日子,这人啊就是这样,穷起来太可怕了,所以嫁个残疾怎么了,只要有钱,那就行了。

秦玲玲当然知道她心里想了什么?这个后娘虽然她现在是第一次接触,但是原主接触过,原书也有不少关于这后娘的描写,她自然清楚,这是一个攀权附贵的女人。

当初她和她前头那个丈夫,还多恩爱呢,后来出事了,马上带着儿子和丈夫离婚,这倒也是人性使然,毕竟如果继续和丈夫保持夫妻关系,对他们的生活有很大伤害,但是她却为了嫁给秦父,让别人的儿子认秦父当爸,连名字都改了,还要认秦家的祖宗,和原先的苏姓完全断了关系。只因为秦父是工厂的技术职工,前头妻子又是职工,家底殷实。

别人说她冷血没有点人样,但是她却不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把日子过的好了就好,所以原主拒绝这门婚事对于张花来说,就是不理智,是错误的。

她笑道:“既然你那么想过那有钱的生活,你怎么不嫁过去?”

秦玲玲这话一出,边上的婶子嫂子忍不住噗哧笑了起来。

张花一噎,“我……秦玲玲你怎么说话的呢?我要能嫁人,还轮的着你?”

“那你让你闺女嫁过去吧!”她可还记得张花有个闺女呢。

可张花却更气道:“晓晓才多大,你怎么说话呢?”

“那让厂长家的儿子再等几年呗,等晓晓长大了,再嫁过去,这问题不就解决了?”

“你……”

“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秦玲玲打断她的话,冷眼看着她,“我就想问问,这些年,我为你们做的也够多了吧,你也没生我没养我,现在还有脸跑我跟前骂我没良心,谁没良心?我告诉你张花,我敬着你的时候,你最多是个比我年纪大的长辈,我不敬着你,你什么都不是,今天你来,是打算来闹事吗?”

“我……”

“现在我已经结婚了,难道你还要把我拉回去结婚不成?”

张花还真这么打算的。

秦玲玲就算在乡下有老公,但是这年头很多知青结婚就跟吃饭似得,这要回城里去,想象丈夫老婆孩子,都能丢了,秦玲玲向来最不敢反抗她了,她也是没得办法,才弄了介绍信,还让厂长给她一次机会,把秦玲玲给弄回来。

幸好厂长那边不计较秦玲玲结过婚,还说人只要能和他家儿子结婚,就可以不计较这些事情了,同时还能再给她男人还有儿子再找回工作。

也正是因为有那么多好处,张花这才甩了老脸从阳城急急忙忙赶到这里,就想带秦玲玲回去。

也幸好秦玲玲下乡的地方不远呢,要是去了北大荒,新疆那些边疆地区,她就算有心也没那个能耐。

“怎么,你这结婚都没经过父母同意的,难道还不能离了是吧,我们都没说那男人偷偷拐了你呢。”

“所以你还真想来把我带回去?”

张花眯着眼睛,“怎么,你还不想回去了?”

“我还真不想。”

“她不想!”

正这时,两道声音响起,前一句是秦玲玲说的,后一句,却是院外走来的人说的。

众人循声,让开了位置。

只见顾铮正一步步走了回来。

他似乎赶了好长的路,风尘仆仆,但是那精气面貌,却还是那个铁骨铮铮的军人汉子。

看见是顾铮,秦玲玲眼睛顿时亮了,“顾铮!”

她三步做两步,走到顾铮跟前,上下打量着对方,“你没事吧?”

顾铮摇摇头,满脸的温柔,“没有,我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心心念念着自家媳妇很久了,终于见到人,顾铮感觉眼睛都热了,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家里,他应该会上前将她紧紧的抱住。

张花看着走来的奇怪男人,身上还穿着军装,心下一凛。

可毕竟是算见过大场面的人,张花直接走到对方跟前,颐指气使的语气问道:“你是谁啊?我在教训我的闺女,关你什么事?”

围观的观众:“……”这人怕是脑子有坑吧!

只见顾铮把秦玲玲拉到身后保护着,一双眼睛如炬一般看着张花,“我是她男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

顾铮声音沉沉,天生气场强大的他,站在那里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张花被他那气势吓了一跳,往后一退,等稳住情绪之后,才说道:“那正好,你就是和她结婚的男人吧,今天咱们掰扯掰扯清楚,你说,你拐带我们家闺女嫁给你,你安的什么心思,你一个乡下男人,你有什么啊,你这样做有没有经过我和她爸的同意了?你这和拐带妇女有什么区……”

秦玲玲却突然打断她,“首先,我不是你的女儿,你别乱认闺女!”

“好,你不是我亲生闺女……”张花指着秦玲玲,刚想骂点难听的话,可顾铮那可怕的眼神,却她心下一紧张,顿时忘了词。

好半天,张花才想起来要说什么?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