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第1页/共2页)

卫九等人何等敏锐, 见贾琏突然活像一直进入戒备状态的猫, 卫九忙问:“二公子, 怎么了?”

贾琏来不及解释, 道:“卫先生, 芸儿, 你们都随我上山;钱校尉, 你带人在此警戒,若身后有敌军包抄,不惜一切代价拦住。下一步如何行动等我令箭为讯。”

钱校尉是三百精兵的首领, 自然听贾琏这个先锋将军号令。应是之后,就地将三百兵士分为若干人一组,就地找了掩体隐蔽, 目不转睛的注视在下方。

留下三百精兵, 继续上山的不过二十余人,但这二十余人个个都是精锐。且目标小, 不容易被发现。贾琏等人趁着密林的掩护, 继续朝山上走去。

卫九自问绝非笨人, 就是偶尔反应比贾琏慢了半拍, 但是贾琏采取某个行动, 自己至少能迅速明白其用意。但是今日, 贾琏此举到底为何,卫九却毫无头绪。

卫九虽然不知道贾琏为何突然如临大敌一般,但他修习杀术之人, 对危险有着天然的感知力。可是这一次, 卫九的感觉很矛盾,那种危险感很淡,淡得不易察觉,但是又觉得那一丝若有若无的危险感十分可怖,是自己一生中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险局面。

卫九微微加重了呼吸,抬头看了一眼眉头紧锁的贾琏,只见贾琏两颊已经沁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南疆湿热,出汗是常有之事,但是贾琏打小习武之人,即便出汗也绝不是这样的出法,就跟一个很虚弱的人似的。

卫九认识贾琏的时候,贾琏才十一岁,那时候国公爷就有让贾琏继承衣钵之意,当时的琏二公子表现得也全然不像一个娃娃。自己认识贾琏也好些年了,以前什么样的困境没遇到过,但是自己就从来没见贾琏紧张成这样。

“二公子,你没事吧?”卫九看出不对,其他人自然也瞧出来了,范嬷嬷出声询问。

贾琏倒也没有强撑着说没事,他这副尊荣,说没事也不会有人信。只见贾琏满脸凝重的转身对众人道:“各位,我担心甄函关利用司徒硕引朝廷军上山,山上埋伏的不是军队机关,而是□□。”

说到这里,卫九、覃越几个还勉强沉得住气,贾芸带着那群少年无不大惊失色。贾琏也长呼一口气,才接着道:“若是不幸叫猜中了,咱们越往山上多揍一步,就越危险一分。咱们都是血肉之躯,谁也抵抗不住□□爆炸之威。”

说到这里,贾琏抬头目光从卫九、覃越、关七手等人脸上一一扫过,接着道:“众位先生,你们不拿朝廷俸禄,能随军多年,立下赫赫战功,我替免于受战乱之苦的百姓感谢众位。”说完,贾琏一掀衣摆,单膝跪地向众人行了一礼。

卫九等人是跟着贾代善过来的,贾代善过身之后,又和贾琏共事,深知贾琏脾性,贾琏这一礼,是替万千百姓行的,自己也受得,于是也没人避开。

行礼之后,贾琏接着道:“只是今日之事远非以往任何一次遇到的凶险可比,贾琏不敢再拉着各位先生以身犯险。先时,叫众位先生随贾琏一同上山,原是为了不乱军心,现在贾琏就要上山排查险情,各位先生就此别过。”

说完这番话,贾琏又转身对贾芸一行人道:“芸儿,你们都是在大军启程前入的军,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你们和众位先生不同,此一去就是千难万险,九死一生,既是拿了朝廷俸禄,便断无退缩的道理。”

这次从军的贾家子弟从小受贾琏训练熏陶,且明知前方战事焦灼还勇于从军,本就没有一个胆小的。虽然听说极有可能被炸得粉身碎骨,自然一时胆怯,但是这些人本就年少气盛,又想到贾琏昔日说的那些保家卫国的话,贾芸站出道:“二叔放心,我们绝不敢给二叔丢人!”

其他贾家子弟有从玉字的,有从草头的,也都纷纷表态道:“琏二叔放心!”“琏二哥放心!”

贾琏点了一下头,朝山巅瞧了一眼,神色坚定的道:“出发!”转而对卫九等人一抱拳,大踏步的向前走去。

卫九一言不发的看着这一切,平日无甚表情的脸上扯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怎么,琏二爷觉得保家卫国的事只有贾家子弟做得,瞧不上我们外姓人不是?”说着,也跟了上去。

余者入覃越、关七手等人,个个艺高人胆大,且见惯了贾代善一心为民的豪情,原本就有大善大勇的志向,自然明知此行凶险,也无人落后,纷纷举步向前。

贾琏胸中一热,觉得眼眶内热热的。略一瞬的工夫,卫九一行和贾芸一行都走到了贾琏前面。贾琏觉得自己面前的是一群跨过易水的荆轲,而身后,是万千将士和百姓的性命。无论是江湖义士卫九等人,还是新兵蛋子贾芸等人,他们都像自己最佩服和先烈和战友一样,在威望时刻将家国山河都抗在了肩上,义无反顾的负重前行。

贾琏拼命的回忆前世烈焰山的地形,再上行不久,便大约相当于后世烈焰山的海拔高度了,也就是说,自己一行人,马上就要跨过一道相对安全的生死线,彻底进入一个危险的未知区域。

方才贾琏问本地人李山子这山叫什么名字,李山子说没听说过。这原也不奇怪。古时交通不便,整个云南边境和东南亚山区,土著多半聚居在河谷两岸,一些深山老林,因为鲜有人至,是没有名字的。

若是此时这山还没有名字,而日后有了名字,那么烈焰山这个名字,是否意味着这里遭遇了一场大火?山火能够改变一地的植被,但是大自然的自我修复能力是很强的,几十年后,这里又会变得郁郁葱葱,难以寻觅山火的痕迹,但是普通的山火几乎不可能改变一地的地形,能削平一座山头的大火,贾琏以为最有可能的便是爆炸。

这也是为什么贾琏将几乎所有大军都留在山下的原因,如果这场爆炸能够被阻止最好,如果不能,至少给朝廷留下大量的有生力量。人在,希望就在。泱泱中华,能人无数,即便甄函关能得意一时,也不过是强弩之末,支撑不了多久。

贾琏心中抽丝剥茧,闪过无数的念头,脚下却丝毫不停,追上卫九等人,拿出堪舆图略商议一下,将上山的人分组,分别向各个方向寻去。

古时候没有大型挖掘机械,若要实施大规模爆破,极其耗费人力掩埋□□,要引起削平一座山头的大爆炸,是一项极大的工程。按贾琏推测,甄函关一定利用的山中本身的洞穴或者松散结构。现在只要自己一行人只要寻着一些隐蔽的山洞,多半能寻着引线处。

卫九听了贾琏的计划,也觉有理,只是能不能寻着,寻着之后各引线处有多少人把手,能不能顺利掐断引线,却全都看天意了。

事不宜迟,分配完毕,二十多人两两一组,向各个方向奔散而去。

而南越军中,传令兵来往穿梭,将前方的战报一条一条的传回甄函关的大营。甄函关听说朝廷军果然上当,一步一步的踏入自己的陷阱,笑得一脸毒辣。招来几个心腹手下,将军令一条一条的传达下去,甄函关便带着楼天烈走出了大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