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第1页/共2页)

贾琏摊开堪舆图和地方志, 道:“这个微臣倒不敢妄言。微臣只是觉得从南越这几年朝贡的说辞来看, 他们似乎也在储备粮草等物资。殿下且想, 南越周边各地都没遭灾, 怎么偏偏南越遭灾了。

自然, 灾情分大小, 甚至一个州县遭灾, 隔壁州县好好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但是这样的灾情通常不大,虽然会暂时困难些, 但是影响不了一国的国计民生,南越为何年年在朝贡时候提及此事?再则,就是偶有一地遭灾, 周围无事的情形, 但不可能一连好几年都周边好好的,就南越遭灾了。”

皇太孙点了点头道:“定远伯这话说得有理, 不过南越虽然不大, 到底是一国, 储备粮草原也应该, 这并不能说明南越有不臣之心。”

贾琏依旧在低头看堪舆图。原著里, 曹公形容红楼世界是末世, 当然不少人都觉得这个末世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末世;但是原著后半部分书稿遗失了,大家都是猜测。原著中说的末世又为何不可是朝廷的末世?要让中原王朝进入末世,除了朝廷内部出了问题外, 其他周边势力只怕也要联合而动才有可能。

西海国因南安王叛国, 已经战败。战败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消耗是巨大的,西海国近期内组织不起来大规模的战争。朝廷的西线暂时会比较安稳。但是东线和南线呢?

贾琏指着堪舆道:“殿下,朝廷刚和西海国打过一仗,因为西海沿子地处边陲,山高路远,运送粮草辎重就消耗了多少人力物力,更别说损失将士数万。这个时候,若其他小国无意谋逆便罢,若是有心,这便是时机。西海国借霍烈的私心想吃下西海沿子的卫所和白河城,这一口没吃下去,就相当于替别人打了先锋。微臣以为,若是东南沿海没有异动便罢,若是有,则西南边陲必然联动。”

皇太孙看了堪舆图,抬起头来。他打小被当做储君培养,贾琏这番话倒很明白。合纵连横,古则有之,中原地大物博,没有哪个边陲小国能一口吃下去,但是周边小国一起联动,一人咬一口,得些好处倒不是不可能。

“定远伯此言虽然有理,但是我朝现在刚打了胜仗,也是对周边小国的威慑,若是他们谨慎些,越发不敢异动才是。定远伯为何笃定这些小国即将生事?”皇太孙问。

贾琏伸手在堪舆图上比划了几下,才道:“殿下,一切只当是微臣想多了吧。只是微臣以为,这些看似正常的交锋,背后好像有人推动。当年祖父写的兵书被人盗走;西海国的阿曼王子虽然被擒,但是他自己都不确定甄函关有没有带走堪舆图拓本。”

皇太孙有些惊讶又有些忧心的看着贾琏。“定远伯是说?”

“从当年的菩提寺、恻隐善堂,到化骨楼几个大案都和甄函关有关。那年,先太子殿下遇刺,虽然朝廷剿灭了大部分的化骨楼众,但是化骨楼主楼天烈和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甄函关都不曾露面。殿下觉得,有没有可能甄函关是一个说客。”贾琏问。

先太子便是皇太孙的父亲,虽然先太子过身已经好几年,但是皇太孙听到贾琏说起先太子,脸上也难掩悲愤之色。“说客?定远伯是说,甄函关除了在各地组建杀手组织外,还有可能游说小国和朝廷作对?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各小国为何肯听他的?”

贾琏面色凝重,其实他自己也不是很难得准:“微臣只是在想,西海国图谋中原上百年,戴权是祖上就潜入了中原做细作。若是有人能说动西海国,这人祖上只怕就和西海国沆瀣一气了。

至于如何让别国国君相信他?世上空口白牙让人相信难,但是给人好处,让人相信却容易了。若是甄函关祖上也经营了很久,他承诺给各国的好处有几分可信之处。”

“祖上?给敌国好处?能夸下这等海口的,无非就是前朝余孽和常安王旧部了。其实哪有什么前朝余孽,常安王又哪有什么忠心耿耿的旧部。不过是有了狼子野心的人,拉他们作由头,内里都是自己的私心。”皇太孙愤然道。略顿一下,皇太孙又问:“定远伯觉得,这个藏头露尾的甄函关是谁?”

贾琏摇头道:“微臣不是很有把握,不过,可以找裴老太傅问问。”

裴远山是先太子太傅,经历了巡视粤海那场虚惊,后来先太子地位日渐稳固,裴远山也已年事已高为由告老了。

只是这裴远山十分长寿,现在已经九十多岁了,虽然在家荣养,但人还未糊涂。因想着裴远山年事已高,皇太孙并未诏裴远山到东宫议事,而是贾琏去拜访了裴远山。

裴远山是贾琏外祖父的老师,算来辈分极高。但是裴远山倒没什么架子,接了贾琏的拜帖,就命人将贾琏迎入内。

贾琏向裴远山行了礼,裴远山笑着点头道好。许是上了年纪,裴远山的话反而多了起来,先是夸了贾琏一遍出息,又回忆了一番贾代善,才道:“定远伯今日来,是否有事?”

贾琏笑道:“老太傅,琏儿今日来,是想问问前朝的。”

裴远山一听贾琏问前朝的事,眼神就有些放空。虽然他瞧着贾琏的防线,但是贾琏觉得裴远山此刻眼中看到的定然不是自己,而是已经落了灰的旧时光,裴远山正努力的用浑浊的眼睛去看,试图将迷雾中的当年瞧得更清晰一些。

“前朝,当年我才不过几岁的孩子,太|祖就起事啦,前朝的事我所知也有限。定远伯想知道什么就问吧,我若不是道,定远伯可别怪我。”裴远山说。

贾琏道:“裴老太傅是我外祖的业师,老太傅还是叫我琏儿就是。琏儿今日来叨扰老太傅的清净,是想问问老太傅,依老太傅之见,前朝突然瓦解冰消,是内忧大于外患,还是外患大于内忧?”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