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第1页/共2页)

贾敬刚出来, 只见两个士兵手上举着火把开道, 后面竟然跟着南安郡王。贾敬一思忖就知道覃越和柳苹得手了, 不然不会兴师动众的搜营, 南安郡王更不会亲自来。但面上却笑道:“王爷今日起得真早, 怎么天还未大亮就来了。”

南安郡王听见古行说了昌家失窃的事, 现在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昌荣安是本地人, 家小都在本地,若是出了事,这天高皇帝远的, 往深山老林一躲,无非是没了富贵;干脆带着钱财越过边境去西海国,也无非是远离故土, 且身在异国守不住钱财, 但命到底还在。但自己家小都在京城,若是出事, 却如何是好。

听见贾敬出来打哈哈, 南安郡王也面上不显, 笑道:“贾世兄, 昨日夜里, 值守的士兵发现营地里混入了奸细, 是故他们也是公事公办罢了。因怕世兄误会,我特地来跟世兄说一声,此事只关军营安危, 并非针对朝廷巡边官员。”

贾敬点头笑道:“王爷客气了, 此事好说。只是我们一行旅途劳顿,昨日刚到西海沿子,实在困得厉害,只怕同行官兵们都还没醒,王爷可否通融一个时辰,天亮了再来搜营。若是王爷不放心,不妨派人在营外守着,咱们营中之人,皆不出去便可。”是不用出去,只希望一个时辰内覃越和柳苹能回来,到时候无论扯什么由头都好。

南安郡王知道事态紧急,一脸为难道:“世兄,若是私事,别说通融一个时辰,让世兄一行休息三五日,精神养足了又如何?世兄也是武将世家出身,知道这军营里混入奸细,可是片刻不敢耽误的大事。”又对身后亲信一挥手道:“搜吧,搜仔细些,但也不能太过粗鲁,摔坏了东西。”

南安郡王带来的亲信高声应是。

贾敬一行的营帐是一个圆形大帐,入内之后,中间区域摆着茶几书案等物,相当于办公之所,围着营帐的一圈用帷幔隔开,是一行人的住所。贾敬见南安郡王急着搜营帐,满脸焦急的往一间营房面前一档,赔笑道:“王爷,兵士们还在休息呢,何必忙这片刻。”

南安郡王见贾敬护着一间营房,心道:昌家传来消息说失窃了十几把军刀,难道就在这间营房不成?对身后的亲信使个眼色,自己上前将贾敬的臂膀一挽道:“贾世兄不必担心,左右世兄难得来一趟边陲,今日抓出了奸细,世兄一行多休息几日再去查看防务不迟。”

南安郡王虽然走私兵器,赚了一笔横财,功夫却没落下,这一挽看似亲近,但手臂犹如铁箍一样,立刻拽得贾敬站立不稳。

贾敬站的这间营房在覃越、柳苹所住营房的正对面,士兵们无论是向左搜,还是向右搜,从这间开始搜,搜到覃越他们那间房都是最远的。因此贾敬故作焦急状,下盘用力站稳。

贾敬习武的时候都三十多了,只能算强身健体,对付寻常人没问题,在南安郡王面前,这点子站桩的功夫却犹如儿戏。只是贾敬如此一番作态,反而叫南安郡王越发疑心这间营房有古怪,强制将贾敬拽开,亲信入内细搜。

贾敬转身对南安郡王叹息道:“王爷真是尽忠职守,只得搜过之后让他们下午接着休息罢了。”

南安郡王皮笑肉不笑的,等着士兵搜索结果。

南安郡王带来贾敬营帐的都是亲信,自然知道南安郡王的的意思,恨不能将营房都翻过来,当然,也没查到军刀,便出来搜下一间。

贾敬知道覃越和柳苹是聪明人,他们得手之后也知道快些赶回来,所以多捱得片刻,说不定他们就回来了。贾敬见南安郡王的亲信搜完第一间营房,一无所获,冷哼一声道:“王爷当真公事公办,但愿王爷早些抓到细作。”说完,又转身对已经陆续起床的随行士兵说:“你们都在营房里呆着谁也别出去,省得到时候说不清,祸从天降。”

众人应是。贾敬才转身对南安王道:“王爷,下官想独自外出透口气,不知王爷是是否放心。若是王爷疑心下官,大可以派人跟着。”

南安王府霍家和宁国府贾家怎么说都是世交,若是今日之事当真是贾敬所为,南安郡王自然不会让贾敬一行活着回京城。但若是他人所为,且这件事最终纸包不住火,说不定京城自己的家眷还要靠宁荣二府照拂,因此南安郡王赔笑道:“世兄这是哪里的话?”

贾敬冷哼一声大踏步的走出营帐,见营帐外面守着人,也不以为意的朝这些人瞥了一眼,便起身朝覃越营房的反方向走去。

营帐内,有几个贾敬随行的士兵起身了,听从贾敬吩咐坐在大帐之内没出来。还有几个在营房里躺着没起身,给覃越和柳苹打掩护。若是所有人都起身,南安郡王一眼就能瞧出少两人,反而误事。

南安郡王见亲信一间一间营房的搜下去,依旧没有搜出一把军刀,心中越发焦急,此刻却听贾敬在外大喝一声:“什么人!”

南安郡王深知所谓的有奸细不过是借口,营地里根本没什么奸细,心道:你在这里声东击西可没用。

但是守在营帐外面的还有南安郡王的人,听见贾敬一声大喝然后追了出去,难免抬眼去瞧。同时,覃越和柳苹将营房的篷布一掀,悄无声息的遛回了自己的营房。

原来,这大营房是用支架和篷布搭成,但是一个能住十几人的大帐篷,自然不是一张篷布能搭成的,故而,篷布之间有缝合的缝隙。昨日出发前,覃越和柳苹就将自己营房后面的篷布缝隙拆开,相当于留了个后门。今日回营,便从缝隙中钻了进来,仓促间,来不及将篷布缝合,便将两块篷布拉拢了,不留缝隙,底部又用石块压上,防止被风吹开。

贾敬算着南安郡王的人就要搜到覃越和柳苹的营房了,在外大吼一声,朝反方向追去。南安郡王留在营房外的人被吸引注意力,覃越和柳苹遛回了房中。

覃越和柳苹见了床上塞的枕头包袱,略一听隔壁营房的动静,就知道果然有人来搜营了,两人将被子下面的包袱和枕头取出,往床上一钻。

南安郡王听见贾敬在外面大喝,越发狐疑,道:“快搜!”接着便听见剩下没来得及搜的一间营房内,传出了轻微的喘息声。

南安郡王朝一亲信使个眼色,那亲信会意,朝营房走去。还没来得及掀帘子,覃越自己就掀帘子出来,满脸怒容道:“谁也不许进去!”

南安郡王见出来的是覃越,道:“看在覃先生不是朝廷命官的份上,本王将覃先生做客人相待。但是覃先生要阻拦军营查细作,却是万万不能,若是覃先生再阻拦公务,别怪本王将你做细作论处!”

贾敬知道覃越和柳苹的本事,若是两人已经回了营房外,只需将守在外面的人引开片刻,两人便能遛回营房内。若是两人还没回大营,也只得和南安郡王正面交锋了,总不能自己躲了留下剩下的精兵和长随应付南安王。于是贾敬只将人引开片刻,便转身回了大营,却听里面覃越正和南安郡王理论。贾敬喜出望外,却装作满脸焦急的神色,入内相劝道:“王爷,覃先生,二位卖我一个面子,有话好好说。”

覃越将脖子一梗,恼羞成怒的对南安郡王道:“您是王爷,我是百姓,您若是仗势将莫须有的罪名扣我头上,我也无法。若是王爷还知道天下之事左不过一个理字,便请王爷回答我一个问题:若是我营房内没查出细作,王爷当如何?”

南安郡王见贾敬和覃越都急成这样,越发疑心,哪里管覃越,大声道:“给本王搜!”几个手下便硬闯了进去。

几人进去之后,只见一人身着单衣,将两块篷布一撕,便要钻出去。大声道:“找到了,抓住他!”忙追了上去。覃越越发显得脸上大急。

南安郡王脸上得意神色微微一闪,也跟了进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