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第2页/共2页)

于是贾琏满脸震惊又疑惑的道:“二婶说什么?王大人私匿了石家的财产?这石家的贼可真多,那日若非门房小心,拦下了石家送到咱们家的贼,没收那一车东西,现在说不定被拿去刑部问话的就是我父亲了。现在二婶知道求助无门,未免晚了。那日若是二婶一意孤行性,咱们家因此事被牵扯,一样没人肯帮!”

贾赦虽然比前世强些,也只是收好了自己的名帖、印章不让其他人随便取用罢了,分析这些牵一发动全身的弯弯绕,他是真不在行。此时听贾琏将利害剖白出来,贾赦才跳脚道:“什么?那日石家的两个婆子送东西来,是要交给二弟妹的,若非门房发现,我现在都不知情,就是要拿人去刑部问话,也该是拿二弟妹才是,与我有什么相干?”

窦氏倒是早就明白利害,瞥了贾赦一眼。贾赦气得吹胡子瞪眼、面红耳赤的,去瞪贾政。贾政觉得十分没趣,起身向贾母行了个礼转身就走了。贾政的新欢赵姨娘前不久生了个女儿,依旧随了元春的命名,取名探春。与其在这里看王氏给自己丢人,不如回去瞧瞧赵姨娘去。

贾母被贾琏这话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王子腾因收了石家的罪赃,自己也算求过几人,无人相帮。若是那日贾王氏也收了石家的钱财,贾家受到牵连,自己也必是求助无门。

于是贾母道:“好了,老二家的,你也别为难琏儿了,他还是个孩子罢了。另外,以后你有什么大事别擅作主张,否则,我也禁你的足。”

贾王氏听贾琏把那日的事翻出来,自知理亏,只得对贾母低头应是,将此事作罢。

王家也有从龙之功,不过功绩不如荣国府,所以当年封的是伯爵。即便如此,贾史王薛四家也是在太|祖打天下的时候就有交情。因为背靠两座国公府、一座侯府,又有巨富薛家的资金支持,王家女儿向来是嚣张跋扈的。也只有到了此刻,眼睁睁看着母族败落自己无能为力,贾王氏才体会了一回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石光珠的案子江大虎查了好几个月,无论翻来覆去,颠三倒四的审多少次,石光珠的说辞都是那一套:是他手底下的亲信探子打听出有人要在春分日去御田行刺,他才将此事告诉了太子妃。依贾琏推测,石光珠也是中了别人的计,这情报本就是化骨楼故意送到他亲信部下手里的。

石光珠之妻和太子妃是嫡亲姐妹,石家和贾家一盟友样,天然就是太子一脉的,于情于理,也不会故意害太子。后来,石光珠的事就这样结了案。

倒是王子腾的案子有些蹊跷。王子腾在狱中颇受了些酷刑,但是王子腾只将这些年包揽诉讼、横行乡里等罪行认下,也认了藏匿罪臣家财的罪名,余者一律不肯招。后来,判了王子腾夫妻问斩,子女流放,奴才发卖,但同族不受牵连。

王子腾以前是跟忠顺王有勾结的,后来还参与过谋夺贾代善的兵书,可见王子腾和甄函关也有联系。但是这些都没拿到证据,抄家的时候也没抄出什么信件、信物来,王子腾一句不招,可见是拼了命为王家族人留一条活路了。否则谋逆之罪,当诛九族。

另有好些家也收了石光珠家财的人家,也都按律判了。案子尘埃落定,已到了一年之后,九省统制贾敬巡边归来。

贾敬回京之后,连路过宁国府都没入内,而是直接带着随行的精兵进了宫。贾敬巡边,由校尉柳苹带着三十个精兵随行。另有覃越带了八个贾府训练有素的护院。但是回来的时候,人手折损大半,除了贾敬、柳苹、覃越之外,从贾府带出的常随护院八人只余四人;三十个精兵更是只得六人回来。

单看人员折损,景和帝就知道贾敬这一路艰辛,贾敬和柳苹刚入上书房,便免了二人的礼,叫二人将这一路查到的事一一细禀。

原来,一年前,化骨楼派了赖尚荣并另一个练过邪功的人带着一众喽啰去追杀贾敬。但赖尚荣因深恨贾代善,中途折返入京行刺贾代善。剩下一人不但武艺高强,还行动入鬼魅。因着覃越警惕,那人到贾敬等人入住的客栈外盯梢时,被覃越发现。

覃越自然武艺高强,校尉柳苹竟然也是个高手。两人合力将练邪功之人拿下,剩下一众喽啰也被贾家护院和三十个亲兵打发了。

但这仅是开始罢了,后来贾敬当机立断,改道南下,走了一段,又折返北上,甩开了第一波杀手。但那些化骨楼的杀手犹如无处不在的老鼠,竟是打发了一拨又是一拨。直到保定府的案子传开,化骨楼的人入京刺杀太子,贾敬一行受到的骚扰才少些。但是这一路已经是折损了十来人。

一行人千辛万苦的到了西海沿子,戍边守将南安郡王将贾敬一行迎入帐中。贾敬将圣旨颁给南安王,无非是让南安王加紧防范之类的。南安王接旨谢恩。

南安王府和宁荣二府也有交情,尤其南安太妃和贾母算来是手帕交。贾敬以为到了西海沿子,只肖代天子查过西海沿子防务,便可启程回京,谁知又出了变故。

覃越在两湖五年,不但认识不少天南地北的商人,也替贾代善经营出一分暗产,做起了生意。当然,覃越行商志不在挣多少银两,而在打探消息。商人行商,全国各地皆有往来,消息最是灵通。这日一行人到了西海沿子后,贾敬等人去巡视戍边营地,覃越则去了西海沿子的榷场。

自从常安王之乱的时候西海国叩边战败,两国便未起过战事,后来开了榷场,互通有无,三十年下来,西海沿子的榷场越发繁荣。覃越只觉入眼一片阜盛景象。

覃越正在榷场闲逛,了解边陲民俗,盘算做得的生意,便见几个商户打扮的人身姿矫健的快步朝一地走去。

覃越虽然没有入过伍,在荣国府的时候却和颇多退伍兵士共事,一眼瞧出那几人虽然做商人打扮,其走路姿势气概却极像训练有素的士兵,忙不动声色的跟了上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2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