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第1页/共2页)

众村民又是一阵乱哄哄的, 最后推举出一个姑苏城外泥湾村的村长, 名曰罗成的出来说话。罗成是个童生, 算是村子里的读书人。

罗成团团谢了信任他的乡民, 才走到贾琏跟前拱手道:“小人罗成, 是姑苏城外泥湾村的村民, 得各位乡亲抬爱, 推举出来说话。这位公子不知道是林大人府上何人,这林大人府上的事是否做得主?”

贾琏道:“林大人是我姑父,我是林大人内侄子, 不过是偶到江南游玩,借住林姑父府上,林姑父的私产, 小子做不得主, 其他人也做不得主。”贾琏这话说得巧,林家老宅里的粮食是私产, 自己不会放粮, 其他人也不许放粮。

罗成能通过童生试, 又在村民中有威望, 自然是个通世故的, 贾琏这话自然听得明白, 只听罗成拱手求道:“这位公子,若不是大家被逼得走投无路,就是给我们十个百个胆子, 也没人敢到官老爷府上求助啊?上月开始, 林大人就着人买粮食,一车一车的往宅子里拉,多少乡亲看见。如今咱们走投无路,只好来借一些做种,待得秋收之后一定加倍偿还,没人敢抵赖。”

天越发亮了,贾琏看了罗成一眼,只见此人生得颇为高大,约莫四五十的年纪,估计也是下地做活的,皮肤晒得黝黑,人倒精神。

贾琏皱眉道:“听老先生说话斯文,想来也是明事理的人。且不说我姑父手上有无余粮,有多少。单说今儿各位到我姑父府上讨了粮食,明儿他又来,谁家的粮食也不是取之不尽的,故而,老先生之请,小子不能答应。”

贾琏此言一出,人群中就有个老妇人哭了起来:“这是逼死人了,左右是没活路了,我不如死在林大人大门前,也人叫人知道知道平日被人交口称赞的林大人是如何见死不救的。”

这一嗓子自然又引起人群骚动。贾琏朝那老妇人的方向瞧去,将其暗暗记在心中。贾琏也并未制止人群喧哗,众人吵闹一阵,一个汉子道:“大家静一静,且听罗村长继续和这位小爷交涉交涉。林大人向来为民做主,官声极好,想必是爱惜名声的。这位小爷是林大人府上的客人,想必也做不得主,还请林大人出来说话。”

人群喧哗渐止,又是罗成上前说话。罗成倒还算有礼数,对贾琏拱手道:“方才村民的话原也有理,公子是林大人府上的客人,还是请林大人出来说话合适。”

贾琏朝关七手递了个眼色,关七手也全神贯注的关注着人群。

前头什么有礼有节,什么举荐德高望重之人出来交涉,都是为了此刻做铺垫罢了。现在已经有人将话头朝林如海就在老宅中引,待得群情激奋时,只怕就要引起哄抢了。

卫九坐在房顶,视野开阔,也注意着人群,今日之事,既然是有人煽动的,必不能善了,擒贼擒王,须得将煽动之人抓出来。

“请林大人出来说话!”人群中又喊了一起来,一声比一声大。

林福和林家家丁被吓得不轻,林福围着老宅转了一圈,交代了各处把手的家丁无论如何不能离开院子,不能出围墙范围后,也架了梯子,爬上围墙,跳了下来。为了谨防村民借梯子强攻,围墙内立刻就有人撤走了梯子。

天已大亮,人群中一个三角眼的男子道:“奇了怪了,若是林家人问心无愧,怎么有门不走,却要翻墙,莫不是林大人真的在府中,却故意避而不见,让个孩子出来糊弄咱们吧。”

这一句话立刻引起了人群骚动,又是一阵喧哗。

林福忙上前抱拳道:“各位老乡,各位老乡,无凭无据,实不能胡说,我们老爷在扬州任巡盐御史,哪里走得开?此刻非节非庆的,我们老爷怎可能在苏州。”

那三角眼男子又道:“这话我却不信,林大人不在,这位公子到江南做客不去扬州,来苏州做什么?”

贾琏看起来不过一个半大少年,众村民听了这话,自然觉得有理,也追问起来。

林福又是一通解释,说什么我们家表少爷初到江南,愿意四处走走看看,听说苏杭景色极佳就来了,过几日还要去金陵游历等。但是百姓一经煽动,哪有那样容易平息,任凭林福说什么,很快就被反驳回来,声音也淹没在各种质疑声中。

当众人的怀疑被煽动起来后,哪怕林福磨破嘴皮,结果也只有一个,凭你说什么,我们都不会相信。

林福和众人越说越僵,卫九、贾琏和关七手一直在寻找着人群中的煽动人。

只贾琏觉得有些奇怪,为何每次三角眼男子跳出来反驳林福,激怒村民的时候,都要先歪一下头,似乎在听人指示一般。这年头可没什么无线电,若是有人给三角眼出招,出招之人应当就在人群中才是,但是贾琏朝那三角眼周围看了一圈,又没发现可疑之人。

贾琏略皱了一下眉,依旧由得林福应付众人,自己在一旁观察。

“什么林大人爱民如子,官声极好,只怕都是装的吧。常言道官商勾结,这林大人提前半月就开始购粮,没隔多久就有奸商使诈将大家伙手上的粮种换走了,林大人囤积居奇,粮价必是水涨船高,趁机夺大家的田地也不是不可能。若是林大人开出条件,让大家伙卖地给他换粮种,大家为了活命换是不换?”许是说得久了,三角眼突然在人群中怒喊道。

这一番话将本就十分激动的人群煽动得炸了锅,立刻众人就群情激奋起来。

自古以来,官商勾结的事不胜枚举,老百姓谁还没听祖上老人讲过那么一两件?关键是三角眼的话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不少人估摸着自己若是卖了地,将来就只能做佃户了。可是佃户好歹能活命,现下还寻不来粮种下地,眼看着家里的口粮就要空了,只怕今冬都熬不过去,两厢权宜之下,当真教靠土地吃饭的农户难以取舍。

正在此时,一个黑脸汉子大喊一声:“我愿意拿地换粮种,只要林大人给了粮种,也让我继续种我之前的地,不赁给别人,我就拿地换!林大人,出来吧,咱们这就去官府立了字据,好歹给几斤粮种让咱们将这一年熬过去!您取了地,按市价收租子,还将地赁给我就成!”

贾琏一扬眉,仔细打量了黑脸汉子几眼,一时拿不准此人是故意和三角眼一唱一和煽动村民的贼人还是当真想度过眼前难关的耿直汉子。但是无论如何,黑脸汉子此言一出,许多村民都要信了林如海是提前屯粮,故意逼大家卖地。

果然,听了此言,村民群情激动的同时,有人咬牙要卖地,有人失声痛哭起来。地就是农户的命根子,用地煽动人,可见其心可诛了。

这时,三角眼汉子又喊道:“大家求他们作什么?这些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狗官家奴,只知道对狗官摇尾巴,哪会管咱们寻常百姓死活?既然这姓林的狗官要逼死咱们,咱们不如砸了他的大门,抢了粮食,看他能如何?大不了就是被抓入官府,问斩也好,打死也罢,只怕滋味比慢慢饿死还好受些。”

不得不说煽动闹事的人还有几分步步为营的策略,原本是百姓借粮的事情,现在一步步的引导成林如海和奸商勾结,官逼民反。但是普通百姓都有从众心理,一时半刻也冷静不下来。

眼看着众人疯了似的朝林家大门涌来,卫九突然从天而降,直奔那一直在人群中煽动众人的三角眼。

三角眼有些功夫在身上,因为做贼心虚,又躲在人群中,贾琏发现他每喊完一段话,都会故意挪个地方。谁知林家老宅潜伏有高人,依旧被捉了出来。卫九形如鬼魅,黑镜蒙面,更添神秘,只见寒光一闪,三角眼的整个脖子被割断,他头颅飞上了天。

林家宅子外头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还有村民拿着簸箕口袋朝这里涌来。卫九在高出瞧得比贾琏等人分明,除了三角眼之外,人群中还有好几人也有异常。但是卫九总觉得自己没有抓出主谋,只是现下百姓开始冲击林家大门,已经由不得卫九再度寻人了。

离三角眼近的人身上被撒了一身的鲜血。“死人啦!”“杀人啦!”尖叫声,怒吼声此起彼伏。

卫九并不停留,在人群中左突又闪,一出手,又杀了一人,是方才大声附和三角眼的人。

见村民冲击林家,几个煽动之人便悄悄的向后他退去。因人群里死了人,胆小的村民便怕了,四散奔逃;有些怒气上涌,越发冲动,不管不顾的冲向林家大门。

林家大门后面,昨日贾琏既做了部署,早就对林家大门做了加固,又拿巨大的木桩抵住。这些村民也没有专门的攻城武器,贾琏估摸着林家家丁应该能都抵挡一阵,对关七手一使眼色,冲入了人群中。

方才,那三角眼每次开口之前,都会侧一下身子,贾琏虽然没看清他是听谁指使,却知道主谋就在附近。人多了,慌乱之中,难免发生推搡踩踏,关七手是用鞭子的,但凡见人即将摔倒,便扬出鞭子将人圈住扶稳,在这密密匝匝的人群之中,鞭子倒比刀剑等硬兵器管用。

昨日贾琏等几人就对今日会发生的状况做了预判和对应的部署。今日这样的发展倒没超出几人的预计,卫九负责杀人群中蓄意煽动的贼人,关七手负责救摔倒的百姓,护着粮食的同时,尽量将损失降到最低。

原本定的贾琏在一旁掠阵,但是现在冲击大门的人越来越多,其中大部分是普通百姓,贾琏又不能拔刀还击,冲入人群中,反而更安全。

贾琏双眼警惕的扫视人群,时不时的避让横冲直撞的村民。突然,贾琏看到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行动十分奇怪,他既不往大门处冲,也不往外围跑,却专门往人多的地方钻。不但如此,这个孩子的下盘还特别稳,这么多人,且许多都是十分结实有力的庄稼汉,那小孩子竟然不会被撞倒。不但如此,贾琏还发现那孩子有意无意的避开卫九的方向。

就是他!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