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第1页/共2页)

夜里本来就静, 赖尚荣一嗓子传出老远, 整个荣国府都听见了, 贾珂和贾琅都还小, 听见这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贾珂吓得嘴巴一瘪, 贾琅干脆哭了起来。

赖尚荣被突然出现的火把晃了一下眼睛, 只这一下,就让他失去了先机。在卫九这样的高手面前,失了先机跟失了性命差不多, 只这眨眼功夫,卫九手上的匕首便指上了他的喉结。

赖尚荣知道卫九招招毙命,匕首甫一抵上来, 赖尚荣只觉自己一条小命交代了, 吓得惊声尖叫。实则卫九的功夫已经练到收发自如的境界,只在他喉结上轻轻一点, 堪堪擦破了一点皮。

在火把的映衬下, 赖尚荣脸上的汗珠显得特别显眼, 卫九的匕首依然指着赖尚荣的喉咙, 但是却没有向前一分。

赖尚荣一嗓子嚎过, 发现卫九根本没杀自己的意思, 立在那里喘了半天的气,才战战兢兢的道:“如……如影随形?”

如影随形是传说中的一种杀术,甚至已经不能称作功夫了。一旦被会如影随形的人缠上, 便如附骨之疽, 要么被杀死,要么杀死对方,而通常,都是前者。

传说中最后一个如影随形的传人被常安王招募到麾下,在常安王部节节败退时,常安王殊死一搏,蹭派如影随形的传人刺杀平叛大将军贾代善未果。贾代善也是唯一一个从如影随形手底逃脱的人,有人说贾代善武功深不可测,如影随形已经死在他手上。这传言已经不可考,贾代善从来没承认过,但是自那以后,常安王伏法,如影随形却自此失传。

如影随形的传人怎么会在贾府?难道当年的如影随形不是被贾代善所杀,而是突然背叛常安王,投靠了贾代善?

赖尚荣满脸冷汗,惨白的脸色被火光一照,隐隐有几分青面獠牙。好半晌,赖尚荣才敢抬起头去看卫九:“不,你不是,年纪不像,不像。”说到后面一个不像时,赖尚荣脸上的恐惧稍微淡了一些,仿佛已经说服了自己相信卫九不是如影随形。

贾琏这是头一次听说如影随形,以前贾代善没跟他说过卫九的来历,贾琏也没问过。有些人看起来只是普通人,但是他们身份特殊,肩负特殊使命,一旦暴露他们的身份,反而会将他们置身于危险之中。所以,贾琏从来不打听贾代善不愿意告诉他的事。

贾代善抬起头来,目光如电的瞪着赖尚荣:“你居然知道如影随形?”

赖尚荣脸色一变,又吓得身子颤了一下:他从贾代善的眼神中看到了杀意。

赖尚荣摇了摇头道:“不,不知道,我只是偶尔听人提起过。”

“谁告诉你的?你这一身功夫到哪里学的?”贾代善问。

赖尚荣突然狞笑起来:“国公爷,你杀我全家,我们的仇比山高,比海深,我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赖尚荣刚说完,卫九的匕首微微向前一递,又吓得赖尚荣赶忙闭了嘴。

贾代善道:“不肯说也罢了,你当年从府里逃走的时候,还是个什么功夫都不会的半大小子,这不过十来年,武功精进如斯,不用猜也知道练的不是什么玄门正宗。天下邪功,左不过是那几家。你为了这一身功夫,付了多少银子?有什么代价?”

贾代善说一句,赖尚荣的心就突一下,几句话问完,赖尚荣已经吓得身子不住颤抖,但因怕卫九的匕首,却强忍着不敢让脖子乱动,那形容瞧着十分诡异。

当初为了这一身功夫,他可没少吃苦,不但要勤学苦练,还要日日泡药浴,喝药酒,药效上来的时候痛入骨髓,但每熬过一关,功夫就精进一层。十年下来,赖尚荣已经是十分厉害的高手,连覃越和范嬷嬷联手,也挡不住他。

曾经一度,赖尚荣十分自负,以为自己如今已经鲜逢敌手。加之他早就打探清楚了,覃越已经离京,护送贾敬巡边,他因深恨贾代善,才折返回京,以为这次志在必得。谁知贾代善老奸巨猾,竟然在京城留着更加厉害的高手。而自己勤学苦练十年,竟然在卫九手下走到不三招。

赖尚荣心灰意冷的同时,又转头对卫九冷笑道:“当初我祖父为国公爷鞍前马后,效劳了一辈子,到了我父亲这一辈是什么下场,这位壮士想必也清楚。壮士现在替国公爷卖命,不怕将来落得我父亲一样的下场吗?壮士一身武艺,离了这荣国府天高地阔,做什么不行,偏偏将自己困在此处,替人做打手,值得吗?”

赖尚荣眼见今日无法逃脱,竟然用起离间计来了。

卫九听了赖尚荣这番话,眉毛都没动一根。赖尚荣见卫九不为所动,正想说点别的,卫九突然开口道:“你老子,该死!你,更该死!”

这话说完,卫九还没动,赖尚荣自己吓得身子一抖,忙求饶道:“壮士饶命,壮士饶命!”那样子,活像天生就没长过脊梁骨。难怪赖家几代人都是奴才,有些人就算学了一身的本事,也从来没想过要真正站起来。

“兵书在哪里?”卫九声调不高,面无表情的问。但是这声音在赖尚荣耳朵里,就像是黑白无常的招魂铃。

“什……什么兵书?”赖尚荣还在装糊涂。

卫九可不是什么磨磨唧唧的人,见赖尚荣不说,直接将匕首往前一递,赖尚荣道:“我说,我说。”

说着将手往怀里一伸。卫九眼疾手快,出手就朝赖尚荣的腕子上挑去。赖尚荣也不是什么弱质之流,见卫九匕首削来,忙向后一退,手腕上翻,手上的鬼头刀舞成一段残影。

贾琏见状,往贾代善身旁靠了靠,举起窄背刀护在贾代善身前。

谁知赖尚荣快,卫九更快,手臂一撇,匕首以一个不可思的角度钻入一团残影般的刀光之中,接着又是一声惨叫。当真是如影随形,视刀光剑影如无物!目标在哪里,卫九的匕首就跟到哪里,除此之外,卫九眼里未必有其他。因为看不见其他,便看不见赖尚荣舞出的一团刀光,也是因此才不会生怯,卫九这门功夫,看着潇洒已极,却要心智无比坚定的人才能练。但凡有丝毫恐惧和犹豫,这一招之下,断的便不是赖尚荣的手筋,而是卫九的手腕。

贾琏只见一把鬼头刀落地,紫红的血星星点点的撒在地上,赖尚荣却哀嚎不止。赖尚荣也就二十多岁年纪,这个年纪的男性正是生命力旺盛的时候,动脉血应该是鲜红的才对,贾琏看着那地上一滩紫红的血液,又看了一眼赖尚荣白中带青的脸色,隐隐觉得所谓的邪功,估计是用什么药物在一个时间段内提高了身体机能,但是长期下去,多半是有害的。

赖尚荣鬼头刀落地,捂着自己的手腕,忍者剧痛道:“兵书已经交给了函关先生,你此刻就是杀了我也没用。”赖尚荣本来就不是卫九对手,如今卫九一出手,就挑断了他一只手的手筋,赖尚荣知道今日自己必难逃脱了,不禁又是灰心,又是后悔,抬头满眼憎恨的看着贾代善道:“黄土埋到脖子的人了,还是那么狡猾!”

贾代善不置可否,卫九倒转匕首,刀柄在赖尚荣剩下一只手的脉门上一敲,赖尚荣只觉半身酸麻,使不上力气。贾代善一挥手,这才有人取来牛筋,将赖尚荣捆了。

又有人戴上手套,再去摸赖尚荣怀里,哪有什么兵书,倒是有不少飞镖、雷火弹,飞蝗石等物。若非卫九眼疾手快,阻止他伸手入怀取兵书,只怕赖尚荣还会殊死一搏,取了暗器伤人。

赖尚荣很快被捆成了一只粽子,被贾代善派人提进了石屋。

贾代善精力越发不济了,倒也不急着审赖尚荣,只是派人轮班守着石屋,其他人等各自回房安寝。

自贾敬启程,卫九就一直住在梨香院正院,贾代善则住在了贾琏的小院,而贾琏则住在小书房。贾琏如此安排,也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毕竟赖尚荣学了一身的邪功回来,他若是升米恩斗米仇的性子,只怕反而要回来寻向贾代善寻仇。谁知倒真的叫贾琏防着了。

次日,贾家祖孙和卫九才一起审了赖尚荣。

赖尚荣虽然学了一身的功夫,论武力值,除了卫九这样专修杀术的,已经鲜逢敌手了。但是赖家几代人的奴才,身上就没生骨气这东西,赖尚荣经不住严刑逼供,没撑多久就招了。

正如贾代善所说,出卖邪功的,天底下就没几家。常安王之乱后,景和帝励精图治的同时,也对侠以武犯禁一事十分忌讳,剿灭了不少邪门歪道。从那以后,有些邪派就是还在苟延残喘,也都转到了暗地里,不敢大张旗鼓的活动。这化骨楼也二十几年不露面了,没想到赖尚荣竟然能找到。

据赖尚荣所言,他是逃离荣国府之后得了奇遇,亲眼看着一个人杀了一支镖队,劫了镖银。后来,他想着自家人全都被贾代善送了管,自己原本锦衣玉食比之官宦人家的孩子不差什么,却一夜之间茫茫然如丧家犬,便大着胆子求那人教自己功夫。

刚开始那人不允,后来赖尚荣说自己愿意用钱买,才被带倒了化骨楼。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