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第1页/共2页)

贾代善重病的消息传到宫中, 景和帝还派徐元来赏过补品, 也派了御医上门问过诊。

贾代善祖孙得了重赏, 入宫谢恩的时候, 贾代善正在卧床静养, 是贾赦替父入的宫。景和帝在上书房见了贾赦父子, 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当年扶持自己登上皇位的最得意两人,司徒燃被人挑拨走上谋逆之路,贾代善积劳成疾, 卧病在床。当年那些金戈铁马还恍如昨日,转瞬间当年的三人都已垂垂老矣。

别看贾赦是荣国公世子,这还是他第一次到上书房, 言行举止还不如贾琏坦然。父子两个行礼之后, 景和帝赐坐,问了贾代善的情况, 景和帝道:“破军这些年当真辛苦了, 你们回去告诉破军, 让他好生养病, 朕等他病愈回朝。”

贾赦父子起身谢恩。回荣国府后, 贾琏先去了贾代善房中, 将景和帝的话转达了,才去了演武场。

现在贾家族学的孩子们都越发大了,贾琏本就聪明, 自从之前教训过贾瑞等人之后, 孩子们越发服他。且熬过了头几个月之后,每天训练也没那么难熬了,留下上骑射课的孩子都渐渐习惯了每日训练,哪一日不练,反而觉得浑身不自在。

不但如此,现在贾家族学每日下午上骑射课的孩子跟那些不肯吃苦,只读书的孩子已经全然不同,不但个个挺拔结实,比起同龄孩子,长得也更高一些。也是因此,其他贾氏子弟,到了入学年龄送入族学的,也都再不怕孩子吃苦的,做父母的都愿意让孩子也上骑射课。当然,于贾琏而言,也希望更多心素正的贾氏族人多学些武艺、军事技能,他总觉得朝廷避免不了一场战争。

好在西海国细作一案了结之后,朝廷也没有什么军机大事。就是有关民生的防汛、秋收等,也有其他部院料理,贾代善倒是真的得空调理身子了。

贾琏除了去族学上学外,每日早中晚三趟都去贾代善房里,陪贾代善说话、用膳。贾代善一来有名医调理膳食;二来贾琏出息又孝顺,不枉他疼爱十多年。因着心情不错,贾代善倒也恢复得不错,没过多久,又可以下床走动了。贾代善恢复一些后,贾琏也会每日陪贾代善到演武场散步,打打太极拳,如此过了大半月,太医都说国公爷身子有些起色。

贾代善荣养期间,景和帝已经下了口谕,荣国公不用上朝。贾代善这才静下心来,决定将自己的一生戎马的经验撰写成书。

因贾琏不忍贾代善过于劳累,和贾代善约法三章,让贾代善每日用在这上面的时间不超过两个时辰。但是贾代善一代名将,写到忘我处如痴如醉,哪里肯中途停下。贾琏无法,刚开始每日替贾代善誊抄整理书稿,这样过了两日,贾琏依旧觉得贾代善过于劳累,便和贾代善约定,由贾代善口述,贾琏帮其撰写。

贾代善不忍拂孙子好意,便点头允了。贾琏可是现代社会的高材生,写过各类论文,将贾代善口述内容融会贯通之后,再述诸笔端,分出章回,添上句段,贾代善过目之后笑道:“琏儿此番断句之后,果然意显自明。”

自从贾琏开始帮贾代善撰书,便到族学告了假,演武场训练的事也交给了贾芸。贾芸比贾琏略小两岁,因其父早亡,入族学之后,十分上进,读书习武都颇为突出,在族学一众子弟中,也颇有威信。加之骑射课本就有师父,又是贾琏吩咐他告假这些时日,一切听贾芸的,演武场离梨香院又近,即使贾琏不去族学,贾家子弟的骑射课也没落下。

如此展眼两月,贾瑚和贾珠便回了京。古时交通不便,从京城到金陵送信,日夜兼程还足足走了一月;从金陵回京城,因为贾珠身子文弱,经不得赶路,耽搁了时日,倒走了一月半。

听说爱子风尘仆仆的回来,贾赦和贾政都早早的在荣禧堂等着了。

贾代善养病之后,素来爱清净,平日是极少来荣禧堂的,除了贾琏外,也极少让儿孙到梨香院请安。但是今日两房的长孙都回来了,贾代善精神也养得不错,便到了荣禧堂。

贾瑚和贾珠衣裳都没换,将行李交给小厮,便入了荣禧堂,双双跪下给贾代善磕头。起身之后,贾代善让兄弟两个坐了。贾瑚见贾代善瘦了不少,想起以前贾代善在演武场教自己兄弟习武的时候还健步如飞,心中略微发酸。

贾代善又问了两个孙儿一路辛苦,学业如何。这一问,贾珠脸色变黯淡了下来。原来,贾家的信送到金陵的时候,贾瑚和贾珠已经考完童生试的最后一门院试,贾瑚中了秀才,可以入学。贾珠县试、府试都过了,独院试没有通过,算作童生。

虽然小比被称作童生试,也并不容易通过,通常考试者,须发皆银者也不是没有,贾珠比贾瑚还小一岁半岁,今年刚刚十四岁,能中童生,已是十分杰出了,但谁叫贾瑚中了秀才呢?不但贾珠觉得此时当着许多人问他们考得如何是被削了面子,就是贾政也当场板了脸。

“珠儿,你虽比你瑚大哥小了一岁,但是你瑚大哥一日只读三个时辰的书,另外三个时辰练习骑射,你每日读书六个时辰不止,算来你读书的时候可比你瑚大哥还多,怎么你瑚大哥中了,你倒没有?”贾政语气颇为不悦的问。

贾珠今年十四岁,少年人正是好强要面子的时候,本就觉得自己花在学问上的时间比贾瑚多,学得比贾瑚刻苦,这次小比输给贾瑚满心的委屈,正是要父母安慰的时候,哪里经得住贾政这样当众教训。贾瑚立刻就黑了脸面。

贾代善瞥了一眼自己的小儿子,打断贾政的话道:“珠儿刚回来,舟车劳顿,衣裳都没来得及换就来给长辈请安,你做父亲的不知道问问珠儿路上可还顺泰,倒一开口就是教训。你也不打听打听,十四岁自己考上童生的能有几人。这次没有考上,下次再考不迟。”

贾代善倒也不一味的护孙子,省得孙子仗着有人撑腰,恃宠而骄也不好。于是贾代善教训完贾政,又转头对贾珠道:“珠儿,你南下一年,只怕是吃了不少苦,修整些时日再去族学。记得,读书要趁早,也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懈怠下来。”

贾珠听了,起身刀:“孙儿谢祖父教诲,孙儿记下了”。

因贾母向来偏疼贾政,打小花在贾珠身上的心血就多,如今见贾珠人也累瘦了,一路风尘赶路,也不如在京城的时候白净了,早心疼得什么似的。只是这些年贾代善过于强势,贾代善说话的时候贾母也不好插话,如今见贾代善训过话了,贾母道:“孩子们刚回来,也该好生歇息两日,瑚儿、珠儿,你们先去吧,换了衣裳,用晚膳的时候再来。”

贾瑚和贾珠应是。贾瑚又道:“祖父,这次我和珠兄弟回来的时候,路过扬州,姑父使人送了一封信,叫我们带回来。”说着,上前两步,双手将信捧上。

贾代善接过,展信看了,笑道:“不错不错,敏儿也有喜了。”贾敏除了和贾王氏不睦,和贾府其他人都没什么冲突,况且古人重子嗣,听了这话,自然是都替贾敏欢喜的。

信上说贾敏怀约于五月底、六月初坐胎,因不足三月,便没写信告知父母,请父亲、母亲见谅云云。又说听说父亲身体抱恙,没有回京探病,不孝之至,惟愿父亲好生将养身体等。

贾琏一听贾敏是五月底、六月初坐的胎,算算时日,这胎怀的应该就是林黛玉了。就是不知道贾敏有没有听贾代善的嘱咐,少吃什么求子药,无事多锻炼一下身子。

人逢喜事精神爽,贾代善今日气色倒是不错。贾瑚和贾珠请安之后,各自回房沐浴更衣。

自从那些假僧假道的身份被揭穿,贾琅衔玉而诞的事自然也成了笑话,贾代善祖孙亲自破的案,贾家杜撰祥瑞,生了异心的事也不攻自破。因为贾王氏生的三个子女,贾珠和贾元春都到了说亲的年纪,又有贾母求亲,贾代善便允了贾王氏的子女每月可以看她两次。只是贾王氏身边伏侍的下人全都换了新采买的。

但是贾政夫妻却也因为贾王氏做的这事伤了情分,贾政如今在夹道小院儿住着,宠着赵、周两房姨娘,日子过得不知道多惬意。其中,赵姨娘就在七月里怀了孕,贾琏估摸着这一胎便是原著里的贾探春。

即便如今可以去探望贾王氏了,贾元春和贾琅依旧养在贾母跟前儿。贾珠出了荣禧堂,颇有些尴尬,不知道该去东小院还是夹道小院。贾珠站在荣禧堂外犹豫了一下啊,又转身回了荣禧堂元春住的西厢房。

贾代善养病期间,轻易不来荣禧堂,却经常着人过来问贾母,元春的亲事定好了没,贾元春满心的苦楚不知道跟谁说去。见嫡亲哥哥回来,贾元春早就有满心的苦要诉了。

“妹妹,怎么我南下一年,咱们家变成这样了,父亲和母亲都分了两个院子住下?”贾珠忙开口问道。

贾元春叹息一声,道:“这里面的事,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了。哥哥不如先坐下喝杯茶,润润喉咙,再听我细说。”抱琴见贾珠来了,不用贾元春吩咐,便已经倒了茶来。

贾元春又将其他下人都打发了,只留抱琴和贾珠的奶娘金嬷嬷在屋内,才将这一年发生的事细细道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