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第1页/共2页)

贾琏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 十分有感染力, 在场众人, 一国之君如景和帝, 位高权重如贾代善、袁章、大理寺卿等, 身份贵重如二皇子司徒碣, 五皇子司徒碧, 另有其他官员、主簿、衙役无不动容。他们不明白,贾琏一个十多岁的半大小子,如何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但贾琏略微湿润的双眼和坚毅的神情又是那样直击心灵,令人热血沸腾。

贾琏说这一段话的时候,想到了历史上那一段水深火热的战争岁月, 支离破碎的山河和血肉铸成的长城, 也许不明白那段历史的人,在听义勇军进行曲的时候永远不会明白为何一个钢铁男儿会眼含热泪。可是作为一个军人, 那种保家卫国的情怀已经融入骨血。红楼梦中的世界只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平行世界, 但是贾琏依旧无法容忍外族的铁蹄踏入大好河山, 即使书中众生永远生活在一个平行世界里, 但他们依旧生活在贾琏熟悉的这片热土上, 都是炎黄子孙。

戴权听到贾琏这一番话, 看到贾琏脸上的神情,突然心中一沉,仿佛受到了重击。

“皇上, 各位大人, 这贾琏年纪不大,可越说越荒唐了,他才多大点儿年纪?现在几个异族王都称臣纳贡多少年了?那时候贾琏出生了吗?这贾琏怕不是小小年纪失心疯了吧?话本子都不敢这么写,也不知道他成日间想些什么。

他说这些招摇撞骗的和尚道士是背后主使杜撰的天意,我看贾琏才是荣国公图谋不轨杜撰出来的神童。现下我朝四海升平,海晏河清,贾琏却在公堂之上说什么异族入侵,危言耸听的话,这才是诋毁皇上,乱我朝民心!”戴权虽然委顿在地,竟也越说越激昂,说到后面,满脸痛心疾首,仿佛他才是最忧国忧民那个。

贾琏见戴权神色,听戴权说辞,才有些理解了为何这样一个人,能够成为一代权宦。

“皇上,古人言,居安思危,臣以为琏二公子所言有理。”刑部右侍郎卢世安道。

“儿臣也以为琏二公子所言极是。”五皇子司徒碧道。司徒碧以前是有过取太子而代之的想法,但他算个识时务的,后来见暴王被圈禁之后没了机会,早就悬崖勒马,息了心思。谁知此刻因为一个吴贵莫名被卷入谋逆案中。贾家祖孙力证他与此事无关,他闭着眼睛都知道该替谁说话,况且贾琏年纪虽然小,但是一番话当真言之有理。

戴权这几句话虽然有些辩才,但之前那些假僧道们,侍卫罗堪都指证过他,他偷袭皇长孙更是景和帝亲眼所见,谁还将他这些话放在眼里。不但贾代善对戴权的话不屑于辩白,景和帝也未将戴权的话听在耳内。

戴权见如今无人信自己的话,又只得哭道:“皇上,就是将这些年的案子全联系起来,从那清远县下河村李青一家被灭门,李青被训练成杀手算起,至今也才二十年。二十年前,奴才早就入宫在皇上跟前儿伺候。哪有时间,哪有心思去豢养劳什子杀手?奴婢冤枉啊,皇上?”

众人听到这里,又将目光投向了贾琏。的确,二十年前,景和帝平定常安王内乱和番邦叩边不久,正是休养生息、励精图治的时候,那时候戴权是景和帝身边的秉笔太监,日日忙得脚不沾地,绝无心思筹谋这样大的谋逆计划。

贾琏看了一眼戴权,十分笃定的摇头道:“不,不是二十年前,背后主使策划谋夺我河山并非某个人,也非某代人,而是几代人横亘几十年、上百年的阴谋。皇上,无论经历多少人世沧桑,我中原大地永远是地大物博的中原大地,他苦寒之地永远是苦寒之地,只要某些有野心的异族还在苦寒之地挣扎,即便暂时称臣,也不会放弃入主中原之狼子野心!”

能放弃吗?会放弃吗?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告诉贾琏,不能!放弃,只是因为中原大地国力昌盛,那些觊觎中原大地之人暂时将野心藏了起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远离战争,才能长享和平。战者,止戈也,老祖宗诚不欺。

堂上众人除贾代善外,忍不住低呼一声。袁章等人从科第入仕,苦读二十载,策论不知道读过多少,作过多少,但是今日和贾琏这番话一比,竟觉自己几十年来都纸上谈兵了。

戴权忍不住讽刺道:“越说越像话本子了,我朝国力昌盛,你却在这里危言耸听,简直其心可诛!也不知贾代善教了你这些话多久,难为你背得下来。什么几代人,上百年,有何证据?”

贾琏转身对景和帝又是遥遥一礼,才对袁章道:“袁大人,草民请户部查阅千金裘皮货铺在户部的登记记录,也不知这铺子开了多少年了?”

科第入仕犹如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袁章能做到一部尚书,一路上中进士入翰林,过五关斩六将,升迁极快。这样的人自然十分自信,但今日听贾琏一席话,袁章竟有茅塞顿开之感,于是命主簿取出卷宗查阅。

因为千金裘皮货铺卷入案子,袁章早命主簿去将千金裘皮货铺登记备案的资证都借来了。能做一部尚书,自然也是做事极有章法之人,一应需要早就考虑到,提前准备好了。

主簿取出户部借来的京城商铺登记,翻出千金裘皮货铺相关的那一页道:“回大人,千金裘皮货铺始开与前朝文帝二十八年。”

贾琏道:“谢过袁大人。”略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贾琏继续道:“前朝文帝二十八年,国力已衰,流民四起,而裘皮乃是富贵人家才穿得起的金贵货。都说商人重利,若是开在前朝国力昌盛,民众富足时期,倒也说得过去,开在民生凋敝时期,这千金裘皮货铺就不怕血本无归么?这也罢了,奇怪的事,这样不懂经营的商人在前朝行将就木时候,到京城开了一间稳赔不赚的铺子,竟然经营成了百年老店!难道不奇怪么?

因而,草民以为,千金裘皮货铺,刚开始来中原,便是以做生意为名,打探听前朝消息为实。后来,前朝气数已尽,各地义士揭竿而起。西海国、南越、倭国等边陲外族也趁机生事,独太|祖皇帝功高,不但一举得国,还驱逐了蛮夷。但异族在前朝留下的细作却潜伏下来,伺机而动。”

戴权依旧满脸鄙夷的指责贾琏一派胡言。

贾琏盯着戴权的眼睛,不紧不慢的问:“戴公公,你之前指责我在公堂上论异族,是失心疯了,那么戴公公亲口承认千金裘皮货铺是你的私产,可是千金裘皮货铺开铺的时候,你不也没出生么?所以,戴公公也同意我说的异族谋划进犯中原,并非某个人的狼子野心,而是数代人的野望吗?”

戴权被贾琏的伶牙俐齿气得直咬牙,很不坑喝其血,啖其肉。可是贾琏恰巧说中他的心事,戴权只得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贾琏并不理会戴权脸上的讽刺,而是继续道:“当年我被掳劫,囚于菩提寺碧峰塔,后来祖父带人将我救下,菩提寺大案也告破,我听祖父说,皇上曾命人查过隆盛银楼,可是那时候隆盛银楼已经人去楼空,换了老板,也换了别的生意。

可是隆盛银楼名为银楼,实则经营珠宝玉器,尤其以西域宝石、玉石为主;千金裘皮货铺依旧以西域毛皮为主。方才,二皇子府的管事段达已经供述了他曾奉胡家庄胡博达之命连续七日去隆盛银楼取东西;戴公公承认千金裘皮货铺为你的私产,胡博达又供述派人到京城灭昌和玉器铺满门,是奉了戴公公之命。兜兜转转,这两家卖西域特产的铺子都和带公公牵连上了,可真是巧了。

现下细细想来,皇上要查的可是戴公公的暗产,戴公公在皇上跟前儿伏侍,近水楼台,自然能够及时撤退。”

堂上众人越听越觉触目惊心,但又觉得贾琏之言十分有理。难道西海国当真已经图谋中原百年?

袁章也知道贾琏的话多半为真,此刻只缺戴权认罪,于是适时的拍了惊堂木,问:“逆贼戴权,你为何谋逆,如实招来。”

戴权自是一番喊冤。可惜他现在除了喊冤,已经拿不出话来反驳贾琏了。

景和帝听贾琏一番分析,却也觉得十分有理,于是在珠帘后问道:“琏儿,你是如何想到这一桩谋逆案,竟和外族有关的?”

贾琏向珠帘方向一礼道:“回皇上,草民先时也想岔了。因为菩提寺的案子,后来牵扯到李青姑娘家人被杀,李青又被训练成杀手的旧案,草民当时只是以为幕后主使至少二十年前就开始谋划布局。

可是二十年前,五皇子堪堪弱冠,五皇子之下的皇子一律不可能是主使,就是五皇子本人,说他是主使也十分勉强。比之五皇子年长的太子殿下,当初暴王推动巡视粤海便剑指太子太傅、意在太子,故而,主使不会是太子殿下。

二皇子为人耿直,如此谋定而后动,不是二皇子的行事风格,三皇子和四皇子向来为人稳健,草民听祖父说过朝中事,也觉得不像三皇子和四皇子。朝中众人算下来,倒只有暴王最像主使者,偏偏暴王五年前被圈禁,这些谋逆活动并未停止。那么证明主使者另有其人。

后来草民想,若是这背后主使谋划布局不止二十年,而是更早,只是我们只查到二十年前,会如何?如此一来,背后主使便有可能是前朝余孽,也有可能是常安王余党。

可是前朝余孽也好,常安王余党也罢,若要成事,必要招揽贤才。可是,我之前已经说过,并无人招揽我祖父。为何对我祖父这样的能人试也不试就痛下杀手?因为祖父对于异族而言,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因为我朝的能人除掉越多,异族越能浑水摸鱼,乱中取胜!

也是因此,戴权先挑唆暴王,又栽赃五皇子。无论是他哪一次得手,必是扰得我朝自相残杀,分崩离析。我泱泱大国,若是朝野齐心,撮尔小国能奈我何?也只有使这些鬼蜮伎俩,挑拨得我朝自杀自灭,西海国凭着其善于骑射,能征善战,或有一线机会。是故,草民后来觉得这横亘几十年的谋逆案,乃是异族所为。

这些异族乃是看到前朝气数将尽,潜入中原,后来太|祖皇上定乾坤,这些异族细作却留在了中原,一代一代的将当初的野心传了下去。所以,百年老字号千金裘皮货铺在乱世而开,又和戴权关系密切。

戴权能够在皇上身边伏侍,想来他父辈来历是清白的,但是他的祖辈乃至高祖辈呢?是否是潜入中土之后改姓的胡人?他说他乃阉人,没有子嗣,无可指望。但是戴权的族人呢?”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