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第1页/共2页)

贾代善仓促之间也无瑕顾及查看贾琏到底伤了哪儿, 探了贾琏鼻息, 见只是昏过去了, 便一面指挥护龙卫拦截四散奔逃的杀手们, 一面抱着贾琏回到金水街。

此时, 天已破晓破晓, 古人就寝得早, 起得也早,有些临街商铺已经开了门窗。昨夜昌和玉器铺死了不少人,现在血腥味越发浓郁, 这些商户开门看见满街的官兵,复又忙将门窗紧闭了。

贾代善交代了同来的护龙卫指挥使几句,便急急上马, 带着贾琏直奔太医院。

骆太医昨夜职守, 见天色亮了,还没来得及换班, 就见贾代善抱着满身血渍的贾琏进来。因是夏日, 贾琏身上的绸衫已经半干, 那些喷了他满身的鲜血在护城河里一泡, 冲掉了些, 剩下的晕开在衣衫上, 反而显得越发可怖。

“二公子这是怎么了?快进来,将二公子放下。”骆太医贾代善黑着脸,抱着这副模样的贾琏, 也顾不得行礼问好了, 忙掀开一张睡榻上的辈子,贾代善将贾琏平躺着放下。

“祖……祖父,我没事。”贾琏虽然受了伤,但之所以会昏倒,是因为见到贾代善之后,那股紧绷的弦松开了。贾代善骑马带他来太医院一路颠簸,他没多久又被颠醒了。

贾代善道:“琏儿,有什么话等骆太医给你诊治完再说。”

贾琏胸口也确实疼痛,便轻轻点了点头。

骆太医解开贾琏的衣裳,见贾琏身上没有伤口,只有胸前一道淤痕高高肿起,深紫中带着褐色,便知贾琏受的乃是兵刃击打所伤。也许会震伤脏器,但当无性命之忧,些微放心了一些。

骆太医又替贾琏把了脉,道:“琏二公子这是被钝器所击,肺叶受震,这些时日会有些咳嗽,若是咳痰中见淤血,国公爷也不用过于忧心,淤血咳出来对二公子有益无害。我替二公子开些活血化瘀的药,内服外敷,将养好之后当无大碍。”

贾代善听了放下心来,一面在太医院等骆太医开药,一面已经命人回去传车。因贾琏受了伤,便是再有天大的事,贾代善也不愿意为了赶那一点子时间,让贾琏在马背上受颠簸,车子总是更平稳一些。

骆太医替贾琏诊治完,前来换班的太医已经陆续到了,贾琏满心焦急,却也知道人多口杂,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在,只好安心等着。

荣国府离太医院不算极远,没等多久,林之孝就亲自赶着车来了。贾代善抱贾琏上了车,车上早按贾代善吩咐铺了软靠垫,的确舒适不颠簸。

贾琏知道事态紧急,拉过贾代善的手在上面写道:“二婶被一僧一道怂恿,逼问二婶,抓僧道!”

贾代善之前得贾琏提醒,就猜到贾王氏突然搞出什么‘通灵宝玉’是受了人蛊惑,但是一僧一道不是在两湖吗,怎么琏儿说抓这两人?

这是大街之上,自然不方便说话,贾琏写完,低低的咳嗽了两声,也没再说什么。

回到贾府,范嬷嬷已经换了衣裳等在梨香院了,卫九独来独往,直接回了自己的小楼。贾代善一面命人准备热水,一面令范嬷嬷进小书房说话。

范嬷嬷进来对贾代善道:“国公爷,护龙卫指挥使柳大人已经按您说的将昌隆、盛和、隆兴三家玉器铺子的上下人等全都带回了大理寺,铺子也暂时查封了。李姑娘和郑盛,就是以前在宁国府行刺的青瑟姑娘和昌和玉器铺幸存的那个孩子我都带回来了,正在梨香院外候着呢。”

昌隆、盛和、隆兴三家玉器铺子正是贾琏定做过通灵宝玉的另外几家店铺,因为对方还没查到这三家铺子头上,这三家暂未被灭口。为了保护证人,贾代善索性先下手为强,将人都捉回来。

贾代善点了点头道:“就将梨香院西边儿那两间抱厦收拾出来给他们暂住吧,若是放到下人房那边,恐不安全。”贾代善说完,便起身道:“我先去一趟东小院,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祖父,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贾琏换了衣裳已经过来了,还在脸上蒙了一块绸布。

贾代善见贾琏这副样子,眉头一皱道:“琏儿为何蒙着脸?你且回去休息养伤,太医说了你需静养。”

贾琏听说自己伤了肺叶,就知道自己大约有些内出血,但是从自己尚未咳血来看,不算太严重。肺部受外力所伤,只要不是大面积出血,是可以自己养好的,只要控制感染就行了。若是在现代,只要输几天的抗生素预防感染,自己这伤估计养不了多久就能生龙活虎。但是古代可没什么青霉素,于是贾琏先扯了块绸布给自己当口罩,他也来不及解释,对贾代善道:“祖父,我和你一起去问二婶。”

贾代善知道贾琏向来主意正,又问了一次贾琏的伤有无大碍,便准了贾琏与自己同去。

东小院的衣食每日有人送去,自那日贾琅出生,这里面的人就再也没出过院子,众人都知道这是老太爷的意思,今日见老太爷带着蒙着脸的琏二爷来了,东小院上下都吓得战战兢兢。

贾代善并不理会众人,问了一句贾王氏在哪间屋子,就黑着脸径直去了。

贾王氏一出月子就被禁足,也没人告诉她个原因,只说了一句老太爷的意思。可想而知,贾王氏心中的冤屈好比窦娥。

如今贾王氏见贾代善进来,冷笑道:“怎么,做公公的将媳妇禁足,连儿子都不让见,自己倒先来了,老太爷这是要学唐玄宗?”贾王氏原本就是个泼辣人,现下被禁足,没了什么盼头,贤良淑德也不用装了,索性说些泼辣下流话气贾代善。她虽然没读过书,戏文倒是听过不少,倒用起典来。

贾代善听了这话怒不可竭,抬手就是一个耳光打在贾王氏脸上。贾代善是战场厮杀出来的人,见惯了老弱妇孺皆可为敌,可没什么君子不打女人的穷讲究。

贾王氏以前养尊处优,现在被禁足后不见天日,人虽憔悴,脸却极白,捱了一个耳光,顿时脸颊通红,高高肿起,牙齿掉了两颗。贾王氏一口鲜血和着牙齿吐出来,满眼怨毒的盯着贾琏道:“琏二爷也知道没脸来见我,自己蒙了脸?”她刚被打落了牙齿,口齿不太清晰,贾琏倒也听明白了。

事到如今,贾王氏依旧觉得贾代善将她禁足,是为了不让她新生的儿子越过贾琏。

贾琏轻咳了两声,没有理会她。

贾代善怒喝道:“你闭嘴!”

贾王氏怎么也没想到贾代善抬手就打,还下那么重的手,现在脸上火辣辣的,口中也极疼,贾代善呵斥她,她便是有再多不甘,也不敢继续张狂。

贾代善接着道:“你既知道唐玄宗,怎么不知道安禄山?!怎么还敢做那‘通灵宝玉’,杜撰什么衔玉而诞的事?现在御史台已经因此参了咱们家一本生了衔玉而诞之子,造化大过凤子龙孙,有不臣之心了!因着你异想天开,阖族皆要给你们母子陪葬!”

贾王氏听了,只觉天旋地转。她没想过那么多,她只想她的孩子在荣国府内第一。

“说,谁教你做什么通灵宝玉的!”贾代善继续逼问。

贾王氏嘴唇蠕动两下,将头摇得像拨浪鼓,簪子也掉了,发髻也散了,脸上还有落了牙齿后沾上的血迹,像个疯婆子:“怎么会?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最是灵验不过,他们说只要我儿得了通灵宝玉,必是高官厚禄富贵一生。”

“那劳什子渺渺真人、茫茫大士你在哪里认识的,现下人在哪里,快说!”贾代善听到贾王氏果然受人指使,急忙追问,恐怕去迟了一步,那一僧一道又像昌和玉器铺的掌柜一家一样,被人灭了口。

贾王氏依旧在拼命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那茫茫大士和渺渺真人是真神仙,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显过神通,有时候十日前还在江南显了神通,不足十日又在蜀地现身,若非神仙,谁有这样快的脚程?不可能,不可能!”贾王氏跟失心疯了似的,那两声不可能一声比一声尖锐。

“快说,他们人在哪里?说!” 贾代善知道时间紧迫,也不住逼问。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落脚,我是在水月庵见的两位神仙,由水月庵的师父静虚引荐。”贾王氏犹在喃喃自语,贾代善听到水月庵几个字,哪里来理他,带着贾琏急急的出了东小院,又点了人马急奔水月庵而去。

贾琏受了伤,知道贾代善不会叫他跟着,索性回梨香院自己的小院子沐浴。昨夜忙了整夜,沾了满身的鲜血,到如今才只换了个衣裳,贾琏早就又累又乏,便准备沐浴之后用过早膳先睡个回笼觉。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