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第1页/共2页)

“小崽子, 毛都没长齐也敢来多管闲事!”说着, 那杀手怪笑着将鬼头刀向下压。同时, 一拳击向贾琏小腹。

贾琏只觉一座大山从自己头顶上压下来, 他连气都喘不过来, 呼吸都不顺畅了, 明知对方重拳打来, 也无法腾挪开。

千钧一发之际,贾琏突然向下一矮身,仰面跌倒, 撤下来的窄背刀在胸前一格,护住浑身要害,那杀手的鬼头刀已经砍了下来。

原本贾琏和那杀手在相互角力, 突然有一方撤力, 仿佛掰腕子的两人有一方突然一让,另一个用尽全力的人必然会加速向发力方扑过去。

贾琏原本双手上举格着杀手向下的鬼头刀, 贾琏突然卸力, 那杀手会重心不稳的同时, 手上的鬼头刀加速往贾琏头顶砸落。练武之人的力气更大, 肌肉速率更快, 惯性也更强, 贾连知道这一刀自己是避不开的,所以左手举刀格挡,右手却伸向自己的靴筒。

哐当一声, 鬼头刀砸在窄背刀身上, 溅出一串火花,窄背刀能隔开鬼头刀锋利的刀锋,却隔不开巨大的冲击力。一股大力通过窄背刀的传递冲向贾琏的五脏六腑,像要将贾琏的脏腑都揉碎了搅拌在一起,贾琏半天不能让心肝脾胃肾各归其位,只觉胸腹内气血翻涌。

但那杀手无论如何想不到贾琏会用这样冒险的方式突然卸力。虽然贾琏和自己力量对比悬殊,终究是要是在自己刀下的,但是好比溺水的人,总是会死死抓住一棵毫无帮助的稻草不肯轻易放手的。而耗尽全身力气和自己抗衡,就是贾琏的救命稻草,他就这样放弃了,大大出乎杀手的意料。

也是因此,杀手在鬼头刀砸向贾琏的同时,重心失稳,身子向下一扑,提起鬼头刀,又向下砍去,贾琏拔出靴筒中的匕首,用尽全力向杀手喉头刺去。

杀手桀桀的笑声被利器插入肉体的声音打断,下砍的鬼头刀和贾琏的窄背刀撞在一起,又弹在贾琏身上重重一砸,贾琏有一种接连被钝器击中的感觉。接着杀手发出气管被割断的嗬嗬声,活像有人在拉一个漏风的破风箱。而贾琏不住的喘气,仿佛溺水的人终于露出水面。

温热而腥气扑鼻的血喷了贾琏满身满脸,怕被鲜血迷了眼睛,贾琏忙闭上眼睛。

杀手惊愣的瞪大了眼睛,黑夜中却什么都瞧不见,他喉咙间鲜血喷涌,显然是被什么利器刺中了。但那杀手显然心有不甘,一刀一刀的挥着鬼头刀砍向地上的贾琏。

只是他咽喉被割破,鲜血喷涌,没有足够的血液输送氧气,瞬间就没了力气,鬼头刀一下一下的和窄背刀撞在一起,声音一下比一下弱,终于,杀手抽搐几下,摔在贾琏身上不能动了。

六岁那年,贾琏被掳劫后囚|禁于碧峰塔,贾琏便是用一把匕首砍断被卫休割断一半的窗条,跳窗逃脱的。自那以后,贾琏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在靴筒中放一把匕首。

原本杀手身上穿着软甲,贾琏又是弱势一方,对方已经稳超胜券。贾琏不得已用了两败俱伤的打法,拼着被对方鬼头刀所伤的风险,也突然卸力引对方失了重心,借着对方惯性下跌之势,贾琏的匕首堪堪能够到对方的喉咙,若不能一击得手,对方绝不会给贾琏第二次机会。

幸而那杀手不防贾琏一个小小少年,竟然还敢行此险招,贾琏才能侥幸得手。饶是如此,贾琏也被对方的鬼头刀砸得肋骨生疼,气血翻滚,半天爬不起来。贾琏还躺在地上喘粗气,就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贾琏浑身脱力,只觉得两只手有千斤重,窄背刀纤长,贾琏已经无力施展开了,电光火石间,只得举起匕首往自己脖子旁一格挡,哐当一声金属相撞,原来是有人举刀向贾琏的脖子袭来。因为贾琏手上实在无力,被对方一刀逼近,已经招架不住,只得向旁侧头。

“啊!别杀他!”一个孩子的声音尖叫起来。

李青原本以为进来的人又是骗子,就像当年救自己的人就是杀自己父母的人一样。这个看似进来这孩子的人,也像当年欺骗自己一样欺骗这孩子,要将这孩子训练成杀人工具。因此见此人倒在地上半天没动,李青就想一刀结果了此人。

谁知自己手上的刀和对方的兵刃相撞,对方居然真的毫无力气,李姓微微一愣,身旁的孩子已经尖叫起来。

李青见地上的人被自己偷袭也没暴起伤人,狐疑的晃亮了火折,才见地上躺着的真的是个浑身是血的孩子,他身旁躺着横七竖八好几具尸体。李青刚开始以为,这个来假装救人的恶人只是声音像童声罢了,为的是取得自己身旁孩子的信任,谁知这人年纪真的甚小。难道自己想错了?

贾琏缓缓的睁开眼睛,被火折晃了一下,忙有闭上眼睛,但一晃眼,贾琏已经认出眼前这个牵着一个孩子的人:“青瑟姑娘?!”

李青一愣,见手上火折就要熄灭,伸脚一挑,将一支火把抄在手中,点燃之后将火把照在贾琏的身前问:“你是谁?”

贾琏用袖子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依旧擦不干净满脸的血迹,口中道:“我是荣国府贾琏。”

李青便是恻隐善堂的杀手青瑟,后来李青父母当年的冤案告破,她便恢复了本名本姓。因为她并未实际伤人,又受蒙蔽才替逆贼做事,景和帝特赦了她。只判了打她一顿板子和监|禁三年,李青三年刑满,已经出狱,但是出狱之后李青并未离开京城,而是着手调查当年恻隐善堂和悦来牙行的漏网之鱼。

也是因此,李青发现一伙杀手组织再次行动,要来灭一家玉器铺的门。李青一人自然不是众多杀手的对手,但她和那些杀手受同样的训练,最明白对方的行事方式,也了解对方的漏洞。

因此李青遛入昌和玉器铺,救了一个孩子。这孩子被李青捂着嘴钳制住,目睹了自己父母家人被屠杀,也没发出一丝声响。也是因为有李青相帮,这孩子才躲到了贾琏一行前来。否则,昌和玉器铺上下人等,哪有命在。

李青一听地上的孩子是贾琏,忙伸手来相扶道:“琏二公子,得罪了,我以为你们又是假意相救这孩子,却要骗他做杀手卖命的恶人,所以……”李青因是误打误撞救了这孩子,这孩子姓谁名谁都还不知道。

贾琏知道李青的经历,她警惕些也是人之常情。摆手道:“我们快走,对方放出了响箭,只怕接应的人马就要来了。”说着,用窄背刀撑地,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琏二公子,您能走吗?国公爷没来?”李青听说对方的接应要到了,连珠儿似的问了好几个问题。贾琏依旧五脏翻滚,气都没喘匀,一时也回答不上来,咬牙道:“走!”

李青一把抓住贾琏的胳膊,扶住他道:“正门被他们从外面锁住了,我们从后院走。”

贾琏点点头,突然道:“咱们多拾些火把!”原本这些杀手是带着不少火把进来的,后来贾琏一行到了,对方怕暴露行藏,才灭了火把,因而现在地上被丢弃的火把颇多。

李青一时间没想到贾琏的用意,反问:“对方杀手众多,咱们三个人要逃脱已是不易,带这劳什子占手占脚做什么?”

贾琏道:“咱们打不过他们,到时候火攻!”

李青会意,连脚勾带手捞,须臾抄了一小捆火把在手。被李青所救那孩子显然被吓傻了,身子依旧在发抖,但他仿佛知道贾琏是靠得住的一般,颤颤巍巍的,也拾了两支火把在手上。

这屋子离后门并不远,外头卫九和范嬷嬷和一干杀手激战正酣,时不时的传来兵刃相交的声音和短促的惊呼声。贾琏自然知道那些戛然而止的惊呼声是卫九伤了对方喉咙所致。也不知道卫九师承何人,练的竟是一刀封喉的功夫,那些杀手的软甲在卫九面前,不但形同虚设,还反而缚手缚脚,拖慢了反应速度。无论多软的软甲,穿在身上终究不如只着劲装灵便。

贾琏摘下自己腰间一块玉佩递给李青道:“李姑娘,等会儿一到后院,你别和对方交手,顺着墙根儿去到院墙边上,翻墙而过,到了正街有两个我们的人,名叫赵千、赵万,他俩守着五匹马。你把这个交给他们,他们自然会听你吩咐。然后你们赶着五匹马在街面儿来回跑过,又将你手上火把点燃了扔过来,高呼琏二爷,我们来奉国公爷之命来接你啦。只要赶在对方的接应的人到来之前乱了对方的心神,我保证带着这孩子活着出去。”

李青见贾琏路都走不稳了,显然受伤颇重,却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设计这样的计策,这份急智远非自己所及,自己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便道:“琏二公子放心!”抱着一捆火把在手,贾琏等三人朝门口走去。

卫九为了给贾琏寻人争取时间,一直守在门口。屋内贾琏和那杀手的打斗卫九听在耳内,只觉惊心动魄。只是他也不敢回身相救贾琏,否者这些杀手仗着援军很快就到,一拥而入,反而更加棘手。

就在此事,卫九便听到贾琏和人说话的声音。

听见背后有人靠近,卫九手上并不松懈,依旧抵挡一众杀手的进攻,却给贾琏等三人让出半个门来,让三人出来。

李青刚一出门,就按方才贾琏说的,顺着墙角滑了过去,走到墙根和院子围墙的交界处,手在围墙顶上一搭一翻,便抱着一捆火把越了过去,直奔正街。

贾琏余光瞥见李青融入夜色,将身旁孩子轻轻向卫九一推道:“卫先生,人我找到了,我这就带他走,这里你先拖着。”便迈开步子朝范嬷嬷身边走去。

卫九微微一皱眉,就知道贾琏这话的意思:贾琏故意说自己带人走,却把人交给自己,这是让自己护着证人交给贾代善,他去引开杀手。只是就算卫九心中着急,也不敢喊破,否则前功尽弃。一咬牙,一手拉着那孩子,便向院子外突去。

对方虽然已经有不少人死在卫九和范嬷嬷手上,但依旧是对方人多势众,又情知自己有援军会来,心中踏实,围着范嬷嬷和卫九丝毫没有退缩的意思。

范嬷嬷见自家二爷终于出来,松了一口气,却见贾琏脚下虚浮,忙连珠儿放出几支袖箭,挡住向自己攻来的几个杀手,一把扶住贾琏。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