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三十六章

第三十六章(第1页/共2页)

“荒唐!”贾代善将手在桌上重重一拍, 满桌子的通灵宝玉跳起来又落下去, 撞在一起, 叮叮咚咚的十分好听, 现场表演了一回大珠小珠落玉盘。贾母等人却噤若寒蝉, 连呼吸都不敢大声了。

贾代善对派去东小院的两个婆子道:“你两个去叫人将稳婆和产房里的大小丫鬟拉下去, 暂时扣住谁也不许走, 所有主子留下!”

能进梨香院伏侍的人都是贾代善挑过的,那两个婆子见贾代善神色就知道事态严重,忙应是出去, 须臾,传了人一群膀大腰圆的婆子来,押着稳婆走了。其他丫鬟婆子, 见老太爷动怒, 都不用人押的,乖乖的跟着婆子们走了。

贾元春算是二房相对比较明白的人, 见二房这次脸丢大了, 不愿意再留在荣禧堂, 站起身来道:“祖父, 元儿先下去了。”

贾代善瞧也没瞧她, 声调不高但极具威严的道:“你也坐下!”

贾元春应是, 又退回贾母下首坐了。

房中已经没了外人和下人,贾代善才道:“天生异象、天降祥瑞,出在寻常百姓家, 就是犯了天家忌讳。大有造化!大有造化!”饶是贾代善是十分稳重的人, 说到这里也十分激动,两个‘大有造化’忍不住拔高了音调:“凤子龙孙都没从娘胎里带劳什子通灵宝玉,咱们家出这样的孩子想有什么样的造化?九五之尊吗?这样的话传出去,改日就有株连九族之祸!”

贾母听到这里,脸色惨白,贾政也如遭雷击。格局这个东西,仿佛是思想上不可跨越的鸿沟,贾母和贾政之前只想着压过长房的孩子了,却从来没想过这祥瑞太大了,比皇家的孩子都大,该如何收场?

贾母上下牙齿磕在一起,咯咯作响,颤抖着道:“哪,哪里会?我们这样的人家,就是再……再有造化也不过是高官厚禄罢了。”

“那御史台呢?吏笔如刀,他们会怎么弹劾?如今咱们府上掌着兵权,东府敬儿是兵部侍郎,现成的兵权在握,再出个衔玉而诞天生祥瑞的孩子。你以为这样的话传出去,人家真的信那石头是娘胎里带来的?人家只会趁机参咱们家有不臣之心,杜撰祥瑞,攫取民心!皇上才经历了忠顺王的案子几年?亲亲兄弟尚且生出异心,咱们家做臣子的杜撰出这落人口实的玩意儿能让天子放心?!”

听了这番话,贾母和贾政才算知道了利害,贾母脸色惨白道:“那……怎么办?咱们,所有人都不许说出去,想来就不会有人知道了。”

贾代善都被贾母的愚蠢气笑,沉着脸道:“这些你且不用管,你们只需记住,谁也不许传什么来历不凡的话。况且这石头本来没有什么来历,否则琏儿怎么会有这许多?另外,老太太明儿就给元春相看人家,今年内就定亲。”

贾元春听了这话,如遭雷击,她可是打小按参加选秀的教养培养的,心气儿高着呢,现在贾代善一句话,就要她嫁个凡夫俗子,这也就罢了,她今年才十三岁,虽然也可说亲了,但是大户人家舍不得女儿,这个年纪多留两年的比比皆是,凭什么要早早给自己定亲?

教养嬷嬷教过贾元春:以后入了宫,什么都要靠自己去争,去抢,自己不说话,就没人替你说话,你就什么都没有。于是贾元春将心一横道:“祖……祖父,元儿还小,元儿想留在家里多孝顺祖父、祖母;父亲、母亲几年。”

贾琏本来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贾代善下首,听了贾元春这话,也抬眼去看这个堂姐。她这点昭然若揭的小心思如何骗得了贾代善?当然,这点微末道行入了后宫,只怕更加是不够看的。

果然贾代善微微侧目,定定的看着贾元春。就这一注目,贾元春就露了怯,喉间轻轻一动,似乎是咽了一口口水。贾代善有些心苦的冷笑一下道:“你既那么孝顺,在家里留多少年都随你的便,只一样,只要我活着,你就不许入宫参选!”

贾元春听了,果然花容失色,求助般的望向贾母。

贾母虽然被通灵宝玉的事吓着了,但她觉得培养元春这些年,就这么嫁个普通官员之子当真可惜,于是劝道:“老太爷,通灵宝玉的事你就是再生气,这事和元姐儿何干?为何定要将她嫁出去?”

贾代善冷笑道:“你说她与这衔玉而诞的事何干?这些时日,她日日在东小院陪着老二家的,都不知道劝下这等糊涂事,这样的脑子入了宫,是非不分,瞧不清形势,哪天说错了话办错了事,拖累了全族她都不知道!”

元春听了,小声道:“我事先并不知道此事。”

贾代善转头瞥了她一眼道:“那你更不能入宫!你母亲谋这些事,你日日去请安都发现不了端倪,可见你警惕心低;你如此没有警惕之心,将来入宫之后是不是你身边的宫人有心欺瞒你,你也发现不了,你如何防范有心之人?!”

贾元春终于垂下了头,不说话了。

贾琏瞧瞧贾代善,又瞧瞧贾元春。还好荣国府还有贾代善这个明白人。原著里,景和帝退位之后,贾家没落是必然,但是贾元春的政治素养也太令人大跌眼镜了。

贾元春省亲的时候,景和帝都退位了,宁荣二府也无人任实缺,娘家什么样子她不知道吗?可是她竟然敢在归省的时候说:“当日既送我去那不得见人的去处”!无论她心中有多少苦,这话是当着许多女眷宫人说得的吗?她那时候都封妃了,可见在宫中已经熬了很多年,说话做事还这样拧不清,入宫确实不适合她。

后来贾元春深宫暴毙,都不知道是她连累的贾府,还是贾府连累了她。只能说当年的贾家众人和贾元春互为猪队友。

不过现在看来,贾元春自己是愿意入宫的,归省的时候却说那样的话,可见她把入宫幻象得很美好,后来面对现实的时候又落差太大,后悔却是不及了。至于日后太监夏守忠能借她的名义一再勒索荣国府,可见她在宫里的日子确实难熬。

贾代善现在断了贾元春入宫之路,不管贾元春多不理解,对她而言都是一件好事。

定了尽快给贾元春找婆家的事,贾代善接着道:“贾王氏无知妄为,大胆杜撰不实之事,置家族安危于不顾,念她产子不久,此时暂且不罚她,待她出了月子,立刻闭门思过,不许和外头通信,不许踏出东小院一步!”

如果说今年就说亲对元春而言是一记重锤,那么贾王氏禁足则是对元春的第二重打击,贾元春听了贾代善这个决定,终于软软的昏死过去。贾代善瞥了贾元春一眼,道:“什么宫里出来的教养嬷嬷,好好的处事智慧不教,竟教这些上不得台面的把戏,明日将两个教养嬷嬷撵了,另择一女先生教元春规矩!”

元春原本是羞愧难当,假装晕倒,但是她才多大,能跟贾代善比心眼儿?贾代善一语道破这都是教养嬷嬷教的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元春即使骑虎难下不好从地上爬起来,也微微红了脸面。贾琏同情的看了一眼贾代善,替祖父心累。

贾代善估计自己也心累,没有理会这一屋子的人,又嘱咐了一回众人将今日的事都烂在肚子里,才道:“琏儿,你随我来。”

贾琏应是和贾代善一起出了荣禧堂。

给贾王氏接生的稳婆已经被控制住了,贾代善直接带着贾琏去审了那婆子,让那婆子叙述了伪造贾王氏之子衔玉而诞的过程,立了字据画了押,又让那婆子还了收贾王氏的钱财。那婆子也是再三起誓不敢将此事外道,贾代善才放了人。

待婆子走后,贾代善带着贾琏回了小书房,对一个长随道:“你去将卫九叫来。”

贾琏听到卫九的名字,突然挺了挺脊背。贾代善十年来,朝堂大事都不瞒着贾琏,贾代善身边有哪些得用的人,贾琏再清楚不过,不过贾琏从没听说过贾代善身边有个叫卫九的人。从刚才贾代善提到卫九两个字的严肃神色来看,这个卫九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那长随点头应是,快步去了。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长随才带着一个普通的男人进来。那男人二十多岁,合中身材,合中长相,普通得你将他丢人堆里,估计再难一眼找出来,贾琏看到他却不自觉的捏了捏双手。

这个人让他想到了在现实世界打过交道的一种人:大毒枭。很多人觉得毒枭害人无数,肯定是凶神恶煞的,相由心生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好人。实际上也有一种毒枭就像眼前的卫九一样,普通长相,普通的衣着打扮,甚至很难让人一眼记住。

贾代善对卫九道:“卫九,请坐。”

卫九坐下之后,才问:“国公爷叫我来,有什么事?”

贾代善道:“城西桂花街柳树胡同住着个极有名的稳婆,姓王,你三日之内叫她闭嘴,记得,做得干净些。”

卫九道:“是,我记下了!”

在卫九说这句话的时候,贾琏顿时觉得这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男人突然变得像刀锋,浑身散发着锐利。只不过一转瞬,卫九身上那种尖锐的锋芒又全都被普通的气质掩盖住。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