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第1页/共2页)

其实贾代善也想到了:忠顺王坏事的时候, 吕先生能够从容的撤退, 知道巡视粤海不能一举扳倒窦充, 王子腾和史鼎便能及时收手。这暗中操控的人对局势判断之准, 消息之灵通, 简直到了可怕的程度。

南下的监察御史褚良和广州知府楚北能落罪, 是因为他们对对方无关紧要, 被放弃了;而王子腾和史鼎,他们是因为按兵未动也好;是在粤海暗中出过手,但是被人抹干净痕迹也好, 都证明王子腾和史鼎,对对方而言,还有利用价值。

想到此处, 贾代善苦笑了一下道:“船到桥头自然直, 管对方是什么人,总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咱们也别废那个心思了。”

贾琏动了动嘴唇, 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是啊, 与其瞎猜猜错了方向自己误导自己, 不如静观其变, 兵来将挡。

窦充能够顺利回京, 还洗清了谋逆罪名,自然是一桩喜事。因而窦老太太不但精心准备了艾草火盆给窦充洗尘,还置了几桌酒, 请亲家贾代善并女儿女婿同庆。

窦氏几年没有见过父母, 自然又是激动又是高兴。还在窦充没有脱罪的时候就去探望过了。现在窦充洗清嫌疑,又请自家做客,窦氏起了一个大早,精心给两个儿子穿戴了,又催促了贾赦几遍,早早的去荣禧堂等着了。

亲家回京,贾代善自然是要去的。贾母原是听说窦家卷入了谋逆案,有心疏远窦家的;后来不知道怎么,窦家没事了,欢天喜地的接风洗尘,倒是南下巡视粤海的两门姻亲史家和王家来拜访过贾母两回,让贾母在国公爷面前美言几句。贾母虽然不大懂朝堂上的事,但是知道贾代善最宠爱的孙子是贾琏,自己去窦家走动走动自然是没错的,于是贾母也早早的换了衣裳,专等贾代善发话出发。

荣国府离窦府也不远,用过早膳之后,贾代善还和儿孙们说了一阵的话,嘱咐贾珠在家要好生上学,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带着一家老小去了窦家。

窦充是裴远山的得意弟子,自然是个明白人,虽然忠顺王突然被圈禁,邸报上并没有明确的说这件事和粤海之事有什么关系。但是仅凭自己在粤海的时候被人构陷,如履薄冰,回来之后却洗清嫌疑,窦充就知道粤海的格局其实和朝堂格局息息相关。

而忠顺王的罪名是勾结倭寇,是三司会审定下的罪名;宁国府的贾敬参与了巡视山东,还失踪了八个多月,贾敬回来不久,忠顺王就被圈禁了。就是寻常百姓都能猜到忠顺王落马和贾敬有关,何况窦充,换言之,自己能脱罪,说不定还多赖贾家。

想清楚此节,窦充特地吩咐窦老太太多给贾瑚和贾琏备些礼物,尤其贾琏,因为是首次见外家人,又得贾代善的宠,切不可怠慢了。

窦老太太岂有不明白的道理,笑道:“我就这么一个女儿,难道会亏待外孙不成?瑚儿不用说,咱们离京前也见过,自然是好孩子;听安儿说琏儿是最聪明不过的孩子,从小就没怎么闹过人,四个月以后就没哭过。又伶俐长得又好,哎哟,我倒想早些见到琏儿。”窦氏名叫窦安,窦充夫妇都称其安儿。

窦充也笑道:“如此就好,也要交代衍儿他们和表兄弟亲近些,切莫怠慢了客人。”窦衍是窦充的嫡长孙,算年纪比贾瑚两岁,比贾琏大三岁。

贾代善一行大约是辰时末到的窦家,窦充亲自迎出二门。

之前窦充还没脱罪,窦氏就探望过几回,但是那时候窦家前途不明,窦氏没带贾瑚、贾琏来,所以这次是贾琏第一次见窦氏以外的其他窦家人。

窦家是清贵之家,宅子虽然也不错,但是比之荣国府峥嵘轩峻差得远了,进了二门,迎面一个花园,收拾得到雅致脱俗,两旁是抄手游廊,过了抄手游廊,就到了第一进的正堂。贾琏先去主厅见了都老太爷并两个舅舅窦宣、窦宵,才由婆子领着去内堂见窦老太太并舅母等人。

因贾琏是首次见外家人,自然见礼会隆重一些,窦氏拉着贾琏从窦老太太开始介绍,至两个舅母,又至表兄弟,表姐妹们一一见过。表弟表妹也是离京之后出生的,窦氏也没见过他们,因而双方互赠表礼。

窦老太太和贾母的画风截然不同。贾琏记得原著里,贾母初见林黛玉的时候,是一把将林黛玉抱入怀中心肝肉的叫起来,窦老太太见自己倒没有那么激动,只是默默那帕子摁了几次眼角,又拉着自己叹了口气,末了笑道:“这下可好了,回来了,以后一家子骨肉在一处,想走动就便宜了。琏儿他们这一辈儿的兄弟姐妹也可多走动,将来不至于生分了。”

窦氏笑道:“可不是呢,这一晃都五六年不见,父亲的罪名虽然是洗清了,也不知道以后会补什么缺,女儿只希望不要再外放才好,省得再骨肉分离。”

窦老太太道:“可不是这话么,按你父亲的意思,等一阵儿风头过了,就致仕请辞的好,经历这番大起大落,倒是懂得该当退步抽身就退了。如今你父亲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你哥哥和兄弟有什么本事吃什么饭,若有心仕途,也由得他们自己去挣去。”

母女两个说了一会儿话,窦老太太又笑道:“好好的日子,我说这个做什么,没得叫我的宝贝外孙听了怪闷的。若不,叫人送瑚儿、琏儿他们去小花厅里玩去,那边已经收拾好了,添了炭火盆子,再冻不着。叫他们表兄弟几个自己玩,省得听我们说话没趣儿。”

于是窦老太太吩咐了窦衍叫他带着贾瑚、贾琏下去一起玩,须得和和气气的,别闹矛盾。

窦衍应是,又转身对贾瑚、贾琏道:“瑚表哥、琏表弟请随我来。”带着贾瑚、贾琏并窦家的几个小豆丁到了花厅,果然花厅四角都升了炭火盆子,暖暖的。

都是男孩子们在一处,话就多了,叽叽喳喳的。窦家的孩子们虽然在粤海生活,官话倒还说得不错,双方交流不成问题。因为窦衍在粤海生活了五六年,贾琏多问一些关于粤海的事,窦衍也问贾瑚、贾瑚一些关于京城的事,又问两人都读什么书。贾瑚如实说了。

当听闻贾瑚和贾琏都是读半日的书,习半日的武时,窦衍满脸羡慕的道:“瑚大哥,你能教我功夫吗?”这话算是打开了话头,窦家剩下的几个小豆丁也都吵嚷这要习武。

贾瑚笑道:“可是只这半日,我也教不了你们什么啊?我和琏弟刚习武的时候,也不过是日日扎马步,就是现在,祖父也只教了我们最简单的太|祖长拳。祖父说习武犹如读书,都要将基础打牢了,刚修习的时候冒进不得,否则将来成就有限。”

窦衍想了一下,自己念书先生也是那么说的,便笑道:“瑚大哥,要不你交我马步怎么扎?”其他几个小表弟也跟着附和。

贾瑚看了一眼小花厅,摆着桌椅,四角上放着炭盆,桌子上瓜果点心和茶壶、茶碗,实在施展不开。于是摇摇头道:“这里不行的,仔细打了茶壶烫着人。表弟们还小,万一没扎稳跌进火盆那还了得?”

窦衍听了,有些遗憾的撇撇嘴,突然猛地眼睛一亮道:“咱们可以去后花园啊,那边宽敞。”

窦家三进的宅子,前后各一个花园,后花园虽然不如贾府的演武场朗阔,但是几个小孩子扎马步倒是够了。

贾瑚点了一下头道:“那也不是不行,不过外头冷,若是有人冻着了,别硬撑,咱们快些回来。”

窦衍等人自然个个点头说好。贾琏不是真孩子,但是为了避免自己太过出类拔萃叫人瞧出端倪,因此这样的场合,贾琏也是和小孩子们在一处的,并不特立独行。

见大家吵着要到冰天雪地里扎马步,贾琏也没反对,跟着说了几句冻着了别哭的话,也去了后花园。

但是贾琏并非真孩子,过不了多久就要用午膳了,就是扎马步也扎不了多久,锻炼不了什么,自己就不去受那个冻了。于是贾琏自己在廊下的木椅子上坐了,看着贾瑚带着一个表哥并几个表弟到一旁扎马步去,范嬷嬷和王嬷嬷站在贾琏两侧,其他几个孩子的奶娘们也都站在廊下。只刚坐下,贾琏就眉头一皱,脑子里有个很强烈的感觉:有危险!

因为窦家的后花园里除了自己和贾瑚的奶娘,还有许多窦家的下人,贾琏一时间没判断出危险来自于哪里,也不知道窦家下人是否全都信得过,不好表现得太过杰出,只略皱了一下眉头,就若无其事的继续坐着观察众人。

范嬷嬷名为奶娘,实则是贾代善特地安排的护卫,也十分敏锐,几乎贾琏感觉到危险的同时,范嬷嬷也有所察觉。

“赵姐姐,你快去找老太爷,说后花园里出事了。”范嬷嬷交代了一句,突然右手一扬,几支袖箭连珠儿打出,直奔后花园围墙外的几株大树树冠,同时范嬷嬷自己飞奔出去,将正在扎马步的窦衍一扑,又一腿扫出,将贾瑚带倒,又就地一滚,将窦家几个小豆丁推了出去,刷刷刷刷数响,好几支箭羽落在贾瑚和窦家几个孩子刚才站立之处。

贾瑚习过武,虽然年纪小,算不得有什么真功夫,但是基础打得扎实,下盘也稳,为了将他扫到,范嬷嬷稍微用了些力气,贾瑚被一腿扫得有些疼,忍着泪水爬起来,揉了揉小腿。

窦衍出身书香世家,自小修文,文弱一些,被范嬷嬷扑到之后,摔在地上,疼得哇的一下哭了。其他几个窦家的小豆丁更是没搞清状况,不知道自己已经鬼门关走了一遭,只知道哭。

窦家站在廊下的下人见自家少爷哭了,又见少爷旁边的地上插着箭羽,吓得魂飞魄散,又尖叫的,又呼喊的,又急忙回去告知老太爷的,一时间,窦家后花园乱作一团。

又说廊下的另一边,贾琏原本在看贾瑚教窦衍等人扎马步,接着就感知到了危险,几乎同时,范嬷嬷让赵嬷嬷去找贾代善,自己奔了出去。

赵嬷嬷往好了说,是忠心老实,往坏了说就是有些呆,范嬷嬷丢下一句话,都救了数条人命了,赵嬷嬷看到窦家的其他丫鬟婆子惊呼,才反应过来,和窦家下人一起往内堂奔去。

贾琏还留着特种兵特有的对危险的感知能力,但是肌肉反应和骨骼强度都跟不上大脑,见范嬷嬷出去救人,知道自己不能添乱,就往柱子后面一缩,正准备抬腿跑回去搬救兵,又见几个穿着绿色异服的人从而降,像张开翅膀的大鹏直奔自己而来。

贾琏人小,一弯腰矮身,逃过一只抓向自己的手,朝一旁的月门奔去。但是对方人多势众,又有备而来,哪里由得贾琏逃了?贾琏左躲右闪,连过三个绿衣人,第四个恼羞成怒,举掌向贾琏前方劈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