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红楼之铁血琏二爷 > 第七章

第七章(第1页/共2页)

窦氏听完儿时好友转述, 气得涨红了脸, 偏偏没人当着她说这些, 就是要上前撕破脸争辩, 都找不到理由。

闷闷不乐的回到家里, 为了这话不让其他人听见, 影响贾琏的名声, 窦氏忍了一下午没说,夜里才将这些传言告诉了贾赦。贾赦当场气得跳脚。

贾琏又不是真孩子,一眼就看出了窦氏的情绪有问题。但是窦氏肯定是不会对自己儿子说什么的, 贾琏自然不知道窦氏为何不高兴。

不过荣国府是一个没有秘密的地方,次日他就知道了窦氏为何外出应酬一趟,回来就那样了。

窦氏觉得有些东西让孩子知道了不好, 不会当着贾琏说什么, 贾赦却是个不管不顾的。次日,贾代善照例把贾琏接去梨香院照看, 贾赦就怒气冲冲的跑到梨香院, 把外面那些不堪入耳的话竹筒倒豆子般的全都告诉了贾代善。

说完, 贾赦还气呼呼的骂道:“不知道哪个下作娼妇黑心奴才传的, 琏儿爱笑些怎么了?他们自己生不出好儿子, 就来嫉妒我, 看琏儿那小模样,一看就是我亲生的,长得多像我。”

贾琏抬头一脸漠然的看着他爹, 这爹除了自信过头, 天真得可爱啊。虽然自己不是真孩子吧,但是当着孩子说这些真的好吗?

贾代善见贾赦冲进来,见房里没外人,连叫个奶娘进来把贾琏抱出去都来不及,贾赦就劈头盖脸的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完了。

我孙子那么聪明,你让他听这些?伤害到他幼小的小心灵怎么办?贾代善黑着脸看着贾赦,一时不知道是被外头的传言气黑的还是被贾赦气黑的。不过转念一想,宝贝琏儿还在自己怀里呢,别吓着琏儿,贾代善的脸色才缓和了些。

贾代善自己当然知道自己独宠贾琏,不只是因为贾琏确实机灵可爱,逗人喜欢,更重要是贾琏救过他的命。只是说起来,贾琏好像确实四个月之后就没见哭过。

贾代善将怀里的贾琏抱起来晃了晃:“哼,不爱哭怎么了?难道动不动哭哭哭啼啼娘们兮兮的才好?我们琏儿英雄本色,打小就不爱哭。”说着,将贾琏举起来和自己的视线平行,问:“是吧,琏儿。”

贾琏冲着贾代善一笑,点了点头。

贾琏刚开始以为昨天窦氏回来就情绪低落是人不舒服,没想到是因为自己啊。而且这传谣言的人也太恶毒了,不但扣刑克、妖物、灾星的大锅,还直接传什么自己蛊惑贾代善的话,如果贾代善真的是个迷信的,岂不是自己就没了金大腿?

说起刑克、灾星什么的,贾琏顿时想到原著里,窦氏和贾瑚是死了的,不管她们是自然死亡还是意外吧,在这严苛的舆论环境下,估计当时的小贾琏都要背锅,也是个可怜的。

贾琏又想到贾代善如果不再宠自己,获益最大的就是二房的两个孩子,根据谁获益谁有动机的原则,二房的嫌疑最大;再根据周瑞家之前的前科,二房的嫌疑更大。

想到这里,贾琏眼睛一眯:贾瑚和自己生日不好,二房的孩子却生日一个比一个好,造化一个比一个大;贾宝玉的生日没什么特别的吧,偏偏嘴里含着个石头出来,如果这件事真的是二房传的,二房还真挺擅长舆论战的,不过就是格局太小,智商太低。

这可是有什么事会被株连的古代,贾珠和贾元春有个妖物托生的弟弟很光荣吗?贾珠死得早就不说了,贾元春可是要做贤德妃的,后宫是个什么地方?是个一步三陷阱,到处都是坑的地方啊,就是家世清白,毫无污点还会被人构陷黑点呢,没想到二房这么急吼吼的就给贾家子弟糊屎。

要知道一笔写不出两个贾字,自己名声不好,就算二房能短暂的得利,这不是在给将来的贤德妃挖坑吗?难怪“虎兔相逢大梦归”了,家人完全是猪队友嘛。

不过转念想想,贾琏就释然了。他们再怎么坑自己,也没有给贾宝玉挖的坑深。贾家军功立家,贾家还出了个带着祥瑞衔玉而诞的贾宝玉,那是要干什么?贾宝玉但凡是出息点,估计都得被人摁死。

先别说那嘴里的石头是真是假,就是真的衔着一块结石出生,也应该死死隐瞒住才对,张扬得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贾琏也是服了贾家人的智商了。

也不知道贾府后来是得了高人提点,还是贾宝玉真的烂泥扶不上墙,还好后来他成了只知道內帷厮混的混世魔王,不然估计活不到成年。

至于自己是妖孽,好吧,四个月以后再也没哭过勉强算一个疑点,但是自己好歹是共和国的战士,即使穿成了婴儿,那是随便能哭的吗?这也不能怪自己不是?其他方面,贾琏觉得自己表现得够像一个婴儿的了。

贾琏的思绪都飞到天边儿去了,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贾代善的谋士范珣已经坐在了贾代善的对面,而贾赦已经走了。

范珣不是那种养着玩儿,溜须拍马哄人开心的清客,而是真正的谋士,学富五车那种,跟了贾代善的时间也很久了。

范珣向贾代善行了礼,问:“先生叫学生来,不知所为何事?”

贾代善估计真的气着了,也没绕弯子,直接问:“除了无子,七出还有哪些条款?”

贾琏听得心中一惊,祖父要放大招了!但是为了一个造谣生事,休了贾王氏,让自己的亲孙子贾珠和贾元春没有娘,这太劲爆了吧?干得好,祖父!留着贾王氏只会害得贾家抄家灭族,早休早好。

如果不是知道了自己被造谣,贾琏就要为自己的祖父鼓个掌了,不过刚知道自己在有些人眼中的形象,贾琏不好表现得太过多智近妖,安安静静的躺在贾代善怀里。

范珣也是一愣,不过他知道什么是该问的,什么是不该问的,于是老老实实的将七出条款背了出来,又逐一解释了,其他的却不肯多说一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