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人在漫威,系统打工人 > 第381章 后续

第381章 后续(第1页/共2页)

【抱歉,来不及了……】

旭日初升。

洪家别院。

俊朗青年站在练武场中间,手持横刀,正在练功。

“五行狱魔刀,五种特性:金之尖锐,木之曲直,水之柔韧,火之暴烈,土之厚重……”

洪玄收刀,

心想:

“五行相生相克,刀法刚柔并济。”

黎师傅演示刀法的身影历历在目,动作明明与洪玄练习的样子一模一样,却多了几分难以形容的神韵。

洪玄心有所悟性。

他慢慢睁眼,往前几步,走到一张石墩圆凳前。

“呼~”

洪玄再次调整呼吸,改为双手握刀。

出刀,斜切。

刀刃无声无息划过大理石质地的坚硬石墩。

石墩一角滑落。

切面光滑如镜。

同样一刀,之前只能崩掉一块石头,虎口却震得生疼。

“哈~”

洪玄开口,吐出热气腾腾的白雾。

“就是这样!”

洪玄欣喜。

“土生金,以土之厚重,驾驭金之锐利。所以切开石墩跟切黄油似的。”

“火克金,以火之暴烈,抵消金之锐利。所以收刀时的反噬没了,虎口不疼了。”

“呋~差点丢了穿越者的脸。”

洪玄嘴角勾起,眼中光彩连连。

没错,他是穿越者。

原主是秦国洪郡大圣乡洪家三房二公子,男丁排行第三,一次练功走火入魔,一命呜呼。

帮女同事修灯泡触电的洪玄,魂穿到原主身上。

郁闷……早知道应该先聊人生再修灯泡。

兄弟萌,血的教训呐!

转眼半年过去。

伤愈。

凭借原主留下的记忆,加上小心谨慎,洪玄逐渐适应了异世界。

“没有手机wifi,却有噬人的妖魔,勾魂的鬼怪,一拳打爆山峰的武者,飞天遁地的练气士。”

“真是个危险……又有趣的世界。”

洪玄是武者,八品。

武者,锤炼筋骨肉,壮大体魄,旺盛气血。

不修神魂。

人族修行者分为九品和超品。

其中:九品到七品为【下三品】,六品到四品为【中三品】,三品到一品为【上三品】。

每三品为一个大阶梯,越往上越难晋升。

关于超品修行者,洪玄知之甚少。

只知道,超品与九品之间,差距犹如云泥之别,超乎想象。

突然。

嘈杂声,夹着若有若无的抽泣声飘入耳中,思绪被打断,洪玄微微恼怒。

皱眉。

“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伺立的家丁赵甲立即道。

场边。

严阵以待的丫鬟们立即行动起来。

琥珀提热水壶往洗脸盆倒水,琉璃拿毛巾浸湿、拧干、摊开,双手捧着。

洪玄拿过温热的毛巾,擦了把脸。

琉璃接过用完的毛巾。这时,珍珠奉上刚泡好的热茶。

啜一口,

热腾腾的茶水入喉。

舒服~

一开始,洪玄不适应。结果三个小丫鬟抱在一起偷偷哭泣,以为洪玄不要她们了。

洪玄哭笑不得,只得“被迫”接受“堕落”的公子哥生活。

不得不说,这样的服侍,还——不错。

片刻。

赵甲回到别院,

回禀道:

“赵秀才被异种毒蛇咬伤,赵家娘子来庄中求药,被赵管事赶了出去。”

“赵秀才……”

洪玄脑中浮现一个身影:高高瘦瘦,打着补丁却干净的长衫,脸上总是和煦的微笑。

清高而不迂腐的读书人。

八品秀才。

心中一动,洪玄回屋取了几颗解毒丸,以及一朵蛇舌兰,径直往外走。

家丁赵甲、赵乙对视一眼,苦笑着跟上去。

远远地。

洪玄看到几个仆妇围在一起,对着个女人指点、推搡。

看到洪玄找这边走过来,仆妇们当即鸟兽散。只剩一个女子独自立在洪家的院墙下。

“这就是赵氏?”

洪玄心想。

二十来岁。

一身粗布灰衣,头发散乱。

低着头。

看不清五官。

洪玄不紧不慢地走过去。

赵氏头更低了,两手揉捏着衣角。

“赵氏?”洪玄问。

“是,是,妾身正是。”

赵氏声音微微发颤。

“你家相公需要什么丹药?”

话音刚落,赵氏霍然抬头,愣愣地看着洪玄,两行清泪无声滑落。

嗪首峨眉,肤如凝脂,哭红的双眼带着梨花带雨的楚楚可怜。

瞬间。

心里咯噔一声。

即使生在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洪玄也不得不说一声“好看”。若不是硬盘里几百g教材,洪玄说不定要失态。

“解毒丸……卢大夫说只要一枚解毒丸。”

突然。

赵氏直挺挺跪下。

“求洪少爷开恩,救救我家相公。妾身今生来世给少爷做牛做马!”

说完。

磕了三个响头。

这场面,其实……洪玄有点不知所措,被人磕头,如同被人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服侍,同样是大姑娘坐花轿——今生第一次。

洪玄回忆从前的公子做派,说道:

“洪家的牛马够多了,不需要。”

“带路。”

语气清冷得像冰镇过。

赵家村。

离洪家仅三四里远,全村九成为洪家佃户。赵秀才家在半山坡。

三间并排茅草屋。

屋前是个小院子,竹篱上爬满了羽叶茑萝。菜畦上种着葱蒜、韭菜、萝卜、白菜……郁郁葱葱。

青色鹅卵石铺就的小径,通往中间厅堂。

“少爷,里面请。”

赵氏推开柴门,声音拘谨。

洪玄往里走,瞥了眼菜畦。生在农村的他,家里也有这样的小院子,种着几行蔬菜。

8月的季节,洪玄最喜欢在菜畦间灌蟋蟀了。

只是眼前……有些不对劲。

缺少了什么?

走到主屋,一股浓重的药味从门缝中飘出来。

洪玄皱眉,掩住口鼻,露出嫌弃的神情。

赵秀才安置在西厢卧室。

进屋。

年轻的赵秀才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盖着薄被。

赵氏快步上前,眼中含着无限的情意,抚摸赵修才的脸庞。

“相公~”

对于眼前伉俪情深的场面,洪玄仍旧表现得相当冷漠,目光落在屋中简陋的物件上。

片刻后。

赵氏擦了擦眼泪,双手贴在小腹上,低头屈膝行礼道:

“妾身失礼了。”

“求洪少爷救救我家相公。”

不知是不是光线的原因,赵氏……更加迷人了。

赵甲与赵乙的视野里:

自己少爷,微微一愣,舔了舔嘴唇,右手不由自主地伸向赵氏的脸庞。

问题是,人家相公正躺在床上,危在旦夕。

赵氏露出惊惶。

后退了一步。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笔趣阁,网址:www.biquge77.net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第1页/共2页)